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4464|回复: 3

[散文故园] 严伍台的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 08: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严伍台的春天
风还寒着,但池边的柳条渐然柔了,水开始荡漾起来,枝条与水亲近,一条大胆的小鱼游过,以嘴啄枝条尖处那点嫩绿,不时弄起阵阵涟漪,在阳光下一圈一圈地往池塘中央散去,散入一片平面如镜的天空去,且融进了那片天蓝。
春来打柳。严伍台人们的俗话,不是虚言,池边柳确切地宣告:春天来了——严伍台的春天来了。早啊!
池岸近处,水烛草的芽开始从泥里冒出,嫩白嫩白,离水面也就一拃。扁担草生在池塘深处,也在水面下,却已生长尺许,芦苇的嫩尖也在旧茎处生出,还没有叶,其顶尖却油绿,只有荷还在酣睡。这些草们往往是不等春天过来就迫不及待地出芽了,
池边苇林里,一只蛙试着叫了一声,于是只须一晚,苇林便蛙声一片。第二天一早,池边枯荷秆上便胶着了一颗颗黑黑的圆珠笔尖大的颗粒。
池水朗润而清澈,池底昨年的植物的腐败体清晰可见。
严伍台的春天真的来了!
荠菜花开时春天刚醒,此时已经花谢实结。荠菜花不漂亮,开时的春天乍暖还寒。但也有人套上厚厚的棉袄来到村外的沟渠畔挖荠菜,荠菜的叶从一片枯黄中冒出来,一两天就舒出来几片宽大的叶,于是枯黄中别具亮朗。
可没几天,昨天的枯黄里就有草探出头,那种故乡人们叫出的木前芭芭草,竟然生出来小孩指甲盖般大小的花便从那片嫩绿色中亮出来,金黄醒目。
稍纵即见,门前桃树虽未有片叶,花骨朵却绽开,鲜艳的粉红就从那片苞蕾里舒肢展臂。一眨眼,田野里的油菜也生出朵朵金黄,叫人目不暇接。
春来洋洋洒洒,浩浩荡荡。
放学早,纸鸢待放,小儿家们便吆三喝四。
“小青,放风筝去!”
“我家猪草没了,我要铲野菜去。”
“我也带上篮子,铲子,边放风筝放边铲猪草。”
“大牛,等等我,我也去。”邻家海狗又叫起来。
“还算我一个!”祥林把他的蜈蚣风筝也拿出来了,中午放学回家,我让他给我看看,他向我一伸手,两分钱一看。
“呃呃,”我向他一吐舌头,“小气!”。
刚出村头,秀娥便扑扑地后面赶来,“你们凭什么都不叫我?”她没风筝,老是要放我的风筝,我不答应,她便哭,梨花带雨,她就特别好看,我只好把风筝给她玩。她兴致勃勃,我一旁殃殃飘飘特别没劲,你说我还能叫她吗。
田间的小道,野火未尽中已有草生至寸许,任我们踏青,大狗跑得快,在最前面。秀娥这个小尾巴总是跟着我在最后面,她还不时嚷嚷:“等下我嘛?”好像我没等她似的,妈妈的,不是等你,我能不在大狗前面吗?
默契通心,我们谁也不说话,都知道向往着湖滩,我们的乐园!
湖滩向暖,草色如茵,湖心如镜,水绿如蓝。伙伴们拉开距离,放了线便开跑,罗罗罗……呵呵呵……嗬嗬嗬……各各有别的表达方式便云集湖滩。在这叫声里,数型异样的风筝渐次于春风中升了上去,上去线没有了,伙伴们才停下来,将风筝牧在草丛,而后欣赏各自的作品。
风筝在蓝天下不规则地飘摇,惹得我们不时地叫唤。原来那风筝在舞动时有时挨着了,眼看着要绞在一起了,能不叫唤吗?可是瞬时它们又拍了下手又分开,全然未顾湖滩上的阵阵惊喝。
看到了自己风筝不会与别人风筝打架了,我们才会离开湖滩去做正经事儿,每人的竹篮子还空着呢。
山坡上当然有猪菜,我们一轰而行,看过了便大失所望。山坡上的猪菜竟然和池塘里的扁担草一个德行,不大不高就是太嫩,这样子的猪菜,猪们吃了等于未吃,它们会边吃边叫唤,“还饿,还饿!”
不会总在山坡上失望,我们有自己的根据地,就是油菜地。油菜竟然开花了,昨天都未开花,今天竟然开花。花不大也不多,但好似一夜间,花枝花茎便封了行,以前可以跑着的油菜地,今天得小心翼翼。
当然不会挑挖油菜,油菜地里的萝卜菜、胡萝卜菜、白菜、大麦苗、还有嫩刺芥等都是上好的猪菜。我们各占一块地,田地里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声音。
秀娥说:“明天后天这地里就不能来了。”
“为什么?”我看了看这个好看的小丫头片子。
“头天生,二天长,三天封行,四天五天满地黄。”
这几话蛮顺口,没想到这好哭佬,还会说几句像样的。
就她这几句,我家台坡子上的桃树也开花了——它们怎么一起来啊?我提了猪菜还没上江踏坎子,江踏坎子边桃花缀满了枝枝丫丫,它们什么来的,我都好像没有注意怎么就来?
上了屋台,我便左顾右盼,顺了村子屋台,一湾子都是粉溜溜的,从前娥家一直粉到金强家,一大条摆在屋前。间或有几株梨树也开花,白的,但是被桃花淹住,难见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景色,更无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风采。
到家的时候,妈妈正从灶膛里抽出根木柴,见我拿回来猪菜,她就叫道:“我的锅都要烧破了!”原来锅里的水早开了。
“油菜开花了!”我告诉妈妈,言外之意是说,油菜地里的不能挖猪菜了。
妈妈正把刚才那根柴送回到灶膛里去,没有接我的话。晚上睡觉前我还在想:油菜花在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早晨太阳升上拐枣树半腰,我就来到村外。檀梨坡是村外最近的山坡,坡上没种油菜,却满是油菜,那是去年的种子生出来的。我一口气跑上坡,登高望远,宏观而去:哇噻,满世界洋洋洒洒、浩浩荡荡,宛若金海,波澜壮阔。举目望去,满眸金黄,纯一色金黄。近看几点绿色就是村庄。树们把村庄绕住,村庄就变在了绿色。近看,严伍台还像模像样的是个住人家的村庄,村前的白龙沟那条玉带,平时我在里面翻江倒海,此时好似放不下我一只脚。依村的几口池塘俨然不经意误入花间的姑娘的妆镜,在阳光下闪亮。可东南西北,望去油菜花的海洋里,较近一些的村庄还仿佛一个小岛,更远一点的村庄就是一块土坷垃。偌大青山湖全淹没在金色的波滔中了。东边的黄家嘴、姚家湾、白龙村等都很不起眼,稍一晃动就找不见她们了。南边的雪友台、徐马湾、七屋岭、花台等此时活脱脱海浪里的一叶小船。那条天门河都不见影子。西边的戴家嘴、向张家嘴、胡家观等再也不是村了,就是一个小黑点。至于北边的严家嘴、刘巷子、康家台等也是海岸边的几块小青石。更远一些的,全淹在金黄色波浪里的,以至于我未能看得见渔薪河、岳家口、干子驿、皂角市应该都在这金黄色的下面。还有更看不见的远处,也应该在这金黄色的下面,构成了我们这个金黄色的天地。更上高处,张目四顾,原来此金黄色与天连着,连上去了天空。应该没有比这更浩瀚无垠的场面了。太平洋、大西洋也不过这么大吧?甚至比头顶的天还阔大。我如果迳直前行,一定能踏着这无边的金黄色的波浪,上得天堂,掬得彩虹。
阳光烈起来,满世界升腾起来金黄色的氤氲,随了春风一时婷婷袅袅,瞬时又灼灼生烟,闪耀得我眼目难睁,像极了海市蜃楼在油菜花的金黄色里变幻如梦。
我向来未明白美丽有着如此的注释,几分醉地从檀梨坡上跳下来,让自己挪入油菜花丛。
花下的世界别具一格。原来微观油菜花下,景象别是生面。
与宏观大不相同的是,油菜也有好多片叶子的,只不过宏观望去,好像是花叠加了花,又叠了蕾,花压蕾,蕾冒出来盖了花,只是没叶。微观则非,叶还是叶,虽是了了,却也碧绿托春。但叶只在花下,把风光都让给了花。尽管有叶有花,但花并没有开到盛处,阳光斜下,自可达到油菜茎与根部。有趣的是,植株南端,叶片油绿,花开金黄,花朵大花蕾多,花开得到了油菜茎的中上部,而北边的叶片暗绿,花片小些,蕾并不少,但绽得不如朝阳者。
万物生长靠太阳,并不是文人杜撰。
我蹲下身子,抚着叶,心生几分怜惜,以指点点花瓣,她竟然有露水于上,我只是指点了一下,她便抖动起来,她的露珠很微小,依着花蕊,而叶的露珠却是滑下到了菜根部的土地里去了。我立起身子,身上便有了点点黄花,让我无限惊喜,原来油菜花也通人性,你抚了她,她也叫你且惊且喜。
春光、菜花、金黄、碧绿、露水,我似有微醺,被故乡油菜花也似的春天醉着了,入了花丛,不醉都没道理啊!
缓缓回走时,我情不自禁叹道,我们严伍台的春天,是最美丽的春天。我们严伍台的油菜花,是无限风光的春色。我们严伍台,是难以言明的春景。我们严伍台的人,自然是在油菜花海洋里破浪远航的春天的骄子!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发表于 2021-11-4 20: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的记忆里,家乡的春天都是最美的。
文中的几首民谣很是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5 16: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深谢飞雪班班,将拙作评点为精华。
接下来还有严伍台的夏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5 19: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家咀 发表于 2021-11-5 16:26
深谢飞雪班班,将拙作评点为精华。
接下来还有严伍台的夏天。

刚看到夏天一文了,很好,每个人眼中的家乡都是最美,用心写下来就是一篇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455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21-12-2 10:43 , Processed in 0.48786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