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楼主: 童正祥

童正祥集邮散文选(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7 22: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永远的沙龙
今年6月1日,是我市举办首届集邮展览二十周年纪念日。邮展的承办者是“鸿渐邮社”。
    70年代末人们的思想刚刚解禁,我便重新拾起儿时的集邮爱好,并如同地下工作一般的寻找同党,终于81年初与曾祥熙、涂华容、别祖法等结成了天门第一个集邮“沙龙”—“鸿渐邮社”,并通过在工人俱乐部举办邮展将我们的牌子亮之于报端。尓后,有着同样嗜好的李中元、周世平、罗新发、罗心红、冯立俭、胡学祥、刘勇等相继进入圈子。 随着集邮协会的成立与各种邮刊的大量出版,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渔薪、岳口的集邮沙龙也开展了活动,我们的圈子也时有扩大。夏云凌、周晓辉、王应科、刘巧云、彭传林…甚至爱好集邮的市纪委书记王宪龙也成了大家的知己。只要在家,他从不借口推诿,参加沙龙聚会,他的礼贤下士与平易近人,受到了我们由衷的敬仰。
     以邮长会友,为德自成邻。20年来,我们不仅从促进协会的成立到传播集邮文化,起到过中坚作用,更重要的是彼此成为了工作与生活上的朋友。有什么喜事,遇到何等麻烦,沙龙都是最好的去处。邮友总是最体贴的知音,常常一人有难,群而助之。
     好友相互往来数,公平独赏是非明。当然有人之间也有过误会与分歧,但是因为联结的纽带始终爱邮,毕竟没有仕途与商场一般的利害冲突,只要您“心将流水同清净”,便会“身与浮云无是非”了。
      5月10日,为纪念“沙龙”成立20周年,我们聚会于邮友周世平新开业的e岛酒吧,并邀约了收藏界的朋友共庆“收藏家俱乐部”的诞生。
酒会之上,本人撰《沙龙记略》以示纪念。文曰: “Sharon”一词沿于法国巴黎,沿指文人雅士会聚。八十年代伊始,我等借陆子之名,寄鸿雁之志,结“鸿渐邮社”于方寸天地。首办邮展于“六·一”,始露面于《集邮》杂志。而后二(三)十年经历风雨,“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同舟共济。接待邮友、交流信息、切磋邮识、出谋划计。终获奖项30有余(迄今国家级以上已达20项),发邮文数以百计,铸荆楚邮坛劲旅,促天门收藏兴起,实乃吾辈努力!
乌呼!“癖者之王”、“王者之癖”邮友相聚,何等惬意。
旧里多青草,新知尽白头。面对曲终人散的新朋故旧,惬意之后便添几分惆怅。啊,我永远的“沙龙”。
2001年5月10日  作于e岛载2001年《天门集邮》)

点评

天门集邮有今天,沙龙活动功不可没!如今沙龙更活跃,陆羽研究会欢迎邮友们常回家看看!  发表于 2014-8-29 08: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07: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中的圣诞老人
圣诞节到了,我想起了海峡彼岸的集邮家朱守一-------一位温文尔雅的古稀老人。他是医学院的退休教授,台湾前中国专题邮会会长,也是FIP组织专题集邮委员会委员。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位富有爱心的“圣诞老人”
       朱老师不仅是最早倡导专题集邮的中国集邮家,而且是改革开放后最早回大陆探亲的集邮家之一。他与周巍峙、赵人龙、梁鸿贵等名家都有多年的交往。因为他主集医学专题,我十年前我就开始向他求教医学方面的问题。此后,朱老师一次次给我寄来邮刊邮书,其中包括他编译的美国集邮家冯丽•安•欧文斯的《专题集邮讲义》,甚至还有他60年代在美国进修时导师送给他的医学书籍。他还寄来许多外国医学邮票,并无偿送给我联合国发行的全部卫生邮票首日实寄封。而我每每过意不去,想回赠他一些票品时,他总是推诿说:“我不仅仅只是对你如此。”
    的确,他就是这样一位爱人如己,不求回报的老人。四十年来他在台湾的大学院校中曾培养了七、八十位青年邮文作者,无私的授以邮识和邮品成就了许多部获奖邮集。因此,在台岛,大家公认他为“青少年的集邮导师”。他现任《东方邮报》社长,却不取分文薪金;他每月义务为居所附近的小学生上集邮课,仅仅是为了“使他们享受集邮快乐,将来成为一个有文化气质的好公民”更令人感动的是,今年九月,全国邮展期间我们医学集邮研究会在南京举办民间性的海峡两岸医学集邮研究会暨集邮展览,我一纸信函,他便偕同台湾集邮联理事长肖士诚医师自费赴宁,与我们相会…
     朱老师祖籍浙江金华,外婆和母亲都是基督教徒,中学时常他去教堂做礼拜,并由此结识了传教士戴维斯。牧师常常送给她一些邮票,帮助他走上集邮之路。20世纪60年代他去美国进修时,便参加了美国专题集邮会,并进一步接受了基督教义的影响。宗教和集邮在青少年时期对他的熏陶,以及此后接受的高等教育使得朱老师成为一位德艺双馨的老学者、老邮人。
他乐于助人,慈爱友善,常常给人带来集邮的快乐。当我眼前浮现出朱守一先生慈祥的微笑时,我便看到了心中的“圣诞老人”,他就是“博爱”的化身。                                                (原载2002年1月3日《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07: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遭遇失信 邮友之间最珍贵的情感莫过于诚信,即对人的诚实与被人所信任。近十年来,每当春节之际我的心中都会泛出一丝不快,那是一桩因“失信”而引起的尴尬事令人抹之不去。
     1992年元月,我因写一篇邮文配图之需,向上海一位邮友借十几枚邮票,但一个多月都没能收到邮品,经几次去信催问,得到对方寄信的挂号凭证,后去当地邮局查询才知:信到天门时正值春节期间,而此时的值班者正是一位平时十分关心我信件的老熟人。由于文字记载可查到“进口”依据,却没有“出口”签字,而这位老熟人也记不清是给谁或被谁拿了……,我只好哭笑不得的告知对方“信丢了”,但从对方复信的字里行间里,我感觉到的是将信将疑。尽管他只要求我按平价付款了结此事;尽管后来发表的图稿可证明所用者都是我的藏品,丝毫没有吞占和说谎之嫌,但此后对方的来信渐渐变得文字短了,频率少了,乃至以后好几年不通信了……。我想:自己也和对方一样是多年的党员干部,一贯要求自己以诚待人,不料因丢信而失去了一位朋友的信任,这是多么令人痛心啊!
   如果说上述的“尴尬”实在是出于偶然和无意,那么,因为不讲诚信而让人尴尬的事情却是不可原谅的。
    中国’99世界邮展期间,我们卫生集邮研究会成立会在中国康复中心举行,有幸与著名运动员桑兰合影。由于对方只允许拍一张照,好几位邮友都放下了手中的照相机,,把机会让给了一位Q君,会后,由于我是召集人,大家纷纷索要照片,我只得一次次给Q君去函去电,得到的答复是“搬家忙”、“找不着底片”云云,直到后来就干脆不回信了。我心里明白:他有专门与名人留影的“爱好”,这种“收藏”正是他个人的一笔“财富”。而我又该如何向别人交代呢?
    近日,邮友L编印一本关于邮政附加费的集子,需要一枚实寄封影印作封面,而这枚封原是我一位年轻邮友小L的藏品,因为支持X君做展集,在我的动员下,小L无偿的给了X。此次,L和小L先后出面向X借这枚封扫描,并允诺当即归还,不料X君竟然置之不理。这种不顾常礼,没有商量的态度使得一向慷慨大方的小L后悔交错了朋友,埋怨我当初不该下令让他“借荆州”,令我十分尴尬。
……
    一个不诚实守信的人尽管可能得到一己之利,但他最后必然失去真正的朋友。“明礼诚信”既然已经写入了我国公民道德规范,那么,它也应该写进各级集邮组织的《会章》之中,更应该体现在邮友的交往之中。让我们记住:明礼诚信是邮德的灵魂!                  
原载2002年3月19日《集邮报》)


                     

点评

集邮的人一定要讲诚信,几十年来,我们交往的邮友遍及国内外,大多邮友都诚实守信,及少数人是不能交往的,我算了一下,在我交往的近百位邮友中,只有区区2.3人属不能交往之人,  发表于 2014-9-17 14: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07: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封信的联想
这是3月5日从两个地方寄给我的信:一封是从北京人民大会堂寄出的“十届人大五次会议”纪念封(图一),一封是从开幕式现场寄出的“上海2007上海集邮节”纪念封(图2)。
     北京的寄信人是全国集邮联副会长许孔让。这位年逾古稀的长者曾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因此,他信封上的的落款为“全国人大机关”。也许是2005年在武汉、2006年在太原的两次民间集邮研究会联谊会上,我的发言都给他留下了印象,于是,当去年12月1日在北京全国专题邮展上我们再次相遇时,他鼓励我说:“你们医学集邮研究会是一支高素质的队伍,你们要多发动卫生界的集邮者开展活动”,云云。虽然我们已是熟人,但收到他的信我还是感到意外。因为我不曾给他投书,亦没有赠他任何邮品。
    目睹许会长的来信,我耳边仿佛又想起他在座谈会上富有哲理的讲话。或抨击邮市曾经发烧的病态,或斥责豪华包装的另类邮品,字字句句说的都是邮民的心里话。他提倡研究外国邮票,更倡导建立我国的“集邮日”。全国集邮联“五大”期间,他与我国许多老集邮家一起呼吁设立“中国集邮日”,而后又在多种场会不断地呼吁。前不久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大家形成了新的共识:应尽快建立我国的“书信日”。他说,这是为了促进青少年集邮,为了集邮事业后继有人。
   为了倡导集邮节日,多年来他身体力行,利用出国的机会,收集了大量欧洲国家的“集邮日”专题邮票。作为国家邮政局邮票选题咨询委员会主任,他多么希望有一天能看到我国的“集邮节”或“书信日”邮票啊!
    我从“人大”封得到的联想是:即将召开的全国集邮联“六大”是否也能像人大那样重视民生议案?再次商讨邮民关心的“集邮节”或“书信日”提案呢?
    许老的愿望正成为越来越多集邮爱好者的实际行动。从上海华夏专题邮会会长王如群的“上海集邮节”纪念封,我们可以得到佐证。作为我国的大城市,上海市邮政局和集邮协会1998年至今每年3月5日开幕的“上海集邮节”已连续举办了10年,他们的成功经验应该引起全国集邮联的重视。
原载2007年3月16日《中国集邮报》2007年3月16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 07: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门邮人的申奥情结
在国际奥林匹克日的前夕,6月20日,我协助秘书长刘凤祥将卷在一起直径足足有40厘米的“天门市支持北京申奥邮票贴画签名长卷”送进邮递包裹屋时,一方面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则让那颗期盼的心添了一分悬念。
    这次的申奥活动长达百日。倡议最先是市邮政局分管邮政业务的副局长鄢红兵提出来的。从3月上旬开始策划发动,市邮协统一制作了图稿纸。3月20日,市邮协名誉会长、市纪委书记王宪龙与市邮协、市邮局领导,一起到李场镇与镇邮局和教育组负责人进行了细致的商谈,并察堪了现场。3月22日上午,首签式在李场小学第一个开展,师生们用一枚枚邮票贴成长城图案,并庄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写下北京好运的祝福。一天时间,原李场辖区即有3000多名中小学生参加了贴票签名活动。
       3月26日上午,一个规模更大的现场会在岳口镇中学操场举行。来自全市各乡镇邮政支局的局长,旁观了岳口镇邮协举办的申奥签名活动:摆在走廊上的体育专题集邮展览,向学生们展示着奥林匹克世界和新北京风貌,陈列在操场一角的申奥邮品销售台被师生们围得水泄不通,2500名师生队列整齐的集合在国旗杆下,王宪龙书记代表市委,市政府作了动员报告,一名学生代表进行了“开展邮票长卷签名,献上一颗爱国之心”的演讲。简短的仪式之后,在岳口镇长马青山的率领下,师生以班级为单位纷纷在自己的长城图卷上贴上了邮票,签上了姓名…。自此,岳口模式在全市范围推广,从市“四大家”领导到不少邮迷家庭,从中小学校到企事业单位,全市有近五万人参加了这一活动,长卷共贴邮票近八万枚,总长达到208米。
      寄走了沉甸甸的长卷,不觉记起了象征失望的那个“短卷”。1993年5-6月份,那是一个全国人民支持北京申奥的初夏。我市渔薪邮协刘国标从北京弄到一份统一制作的二十米长卷,他要在渔薪镇开展邮票长城图贴换签名活动,此信息被我知道后,便决定将动作搞得更大一些:组织专门的宣传车,长卷先后被送到了全市乡镇党委书记会议的会场,6月3日还在岳口镇“全国集邮业务现场会”上,让出席会议的中国集邮总公司和各省市公司经理们都签上了自己的姓名…。后来,这一长卷被中国体育博物馆所收藏。他也成为了一段失败历史的见证。
       今天,我们终于见到了胜利。 历时三千个日夜,从20米“短卷”到200米长卷,一个目的的二种结局,天门邮人与国人一起共同经历了悲与欢的历程。被国家收藏的二个邮票长卷已成为历史,它从一个侧面表明:天门邮协在众多社团当中不愧为是一面旗帜,她目光敏锐,矢志不渝,胸襟开阔,充满爱心,爱集邮更爱祖国!
                                     (2001年8月8日《天门集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07: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稚嫩的目光
这是1981年我拍的一副照片:“六•一”国际儿童节小学生参观邮展。图片聚焦了几名“红领巾”驻足在“祖国的花朵”专题展框前的瞬间,那一张张灿烂的面庞,一双双出神的眼睛,流露着孩子们初涉方寸世界的惊奇和喜悦之情。重温这稚嫩的目光,思绪将我带回到20年前。
     那时,县城里还没有集邮组织,我这个“地下工作者”四处游说,一次次走进工会、共青团和妇联机关的大门,几乎用了半年的时间,终于感动了有关部门的领导,同意了我们在工人俱乐部搞邮票展览。
     那时,我们尚没见过正规的邮展,更不懂《邮展规则》,只是凭着自己对“专题"二字的理解,按照“伟大的祖国”、“壮丽的河山”、“百花园”、“动物园”等主题,将我们“鸿渐集邮沙龙”四名成员的老纪、特票(全都是我们多年集攒的信销票)分类凑齐,当然也包括我们从刚刚恢复营业不久的北京、重庆、武汉等邮票公司函购到新的JT票。那时,县城没有集邮门市部,就在省城也买不到“贴片”和护邮袋,我们只得将邮票一枚枚用透明“玻璃纸”包呀包,几千枚票的包装花去了我们一周的休息时间。然后就是用浆糊胶水贴在彩纸片上,全然没有考虑到那样作可能会对邮票带来的损害。今天,当我再翻开曾经上过框的邮票,还清晰的留有当年的伤痕。
     那时,我们选择了儿童节办邮展,是因为我们曾经是少年。如今,照片中的小邮迷已成为邮协会员,他们不再是自发的散兵游勇,他们的成长有着组织的呵护,早已摒弃了那种按图索骥,学会了用邮票编出一个个好听的故事。
今天,正当六一国际儿童节之际,我拿出这张老照片,怀念自己曾经拥有的幼稚之举,更喜欢孩童稚嫩的目光。
原载2001年《湖北集邮报》原题:《老照片感怀》)
邮迷的半边天
有人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然有一位贤惠的女人,这是指事业而言。我认为,一位有业余爱好的男人,若能“爱”得永久,“好”有所成,也必然离不开家人的支持。邮迷先生们大约都会有此同感。
作为邮迷的我,因为买邮票、交邮友、参加集邮社会活动,特别是做展集,近二十年来,用于这方面的开支占工资收入比例日渐增长,有时竟会给家庭财务带来赤子,全靠夫人的勤俭才得以度过经济危机。这不,去年为参加全国邮展更换展集素材,不仅花去了全年的工资一万多元,而且透支了今年的工资。为还债又得分文不交的白吃白喝夫人的退休金。
因我集邮,结婚二十余年她身上没穿过一件名牌,家庭的陈设仍停留在八十年代的水平……,由此可见她在经济上给我的支。但更多的支持是在精力上,三十年如一日的付出:每当下班后,在照顾子女、操持家务忙碌生计之中,她总会挤出时间参与我的集邮,整理邮品,招待来访的邮友。每有参展任务,那包装邮品,核对文稿之类的细活总是由她来承担,甚至通宵达旦。她可以做到从不干预我的本职工作,但却“好管闲事”地进入到我的第二事业”的领地,尽管她年轻时也有过自己的爱好,因为“嫁鸡随鸡”支持了我的集邮爱好,使我能享受到比普通夫妻更多出的一份爱,一种爱屋及乌的爱。这种爱是宽容,也是自我牺牲。
    这样的爱在邮迷的妻子身上或多或少都能得到。二十年来,因为集邮沙龙活动,我的几位邮友坚持轮流做庄,每每聚会赏邮谈邮,各自的夫人都会亲自掌厨,备上一桌拿手的酒菜以助邮兴……。其贤淑、其温馨构筑起了“集邮者之家”的亲情。
     邮迷们爱好的专题和从事的集邮活动内容不尽相同。有人获奖,有人失利;有人出名,有人默默无闻。但是共同之点有一个,这就是邮迷的半边天都会为之付出。一位教授曾在湖北集邮报谈及创作得失时讲了这样的故事:为了购买展集中的素材,有人舍弃家什与装饰,有人舍弃购买福利房的机会,都是因为得到了妻子的理解与支持。当阳市血防所退休干部贺学明,十年义务为《长坂坡集邮》报执行主编,他的老伴也义务打工,每月发刊时,要寄出一千多份,全由夫妇二人一手操办。我的眼前仿佛出现这样的一幅情景:为了让邮人早日见报,夜已深,灯正明,贺夫人强忍着腰脊的病痛,与夫相伴,一张张叠报,一枚枚贴票…,从午夜到黎明。为了解乏,贺先生吟起了小曲,贺夫人不禁帮起腔来,悠哉悠哉,好一幅夫唱妇随的邮乐图。
     啊!可敬的邮迷夫人,支撑邮人的力量有你的一半,刻在奖杯上的荣誉更有你的一半。
原载2002年3月18日日《湖北集邮报》)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4 07: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童正祥 于 2014-9-7 05:03 编辑

                                           风雅陈为乐
     林语堂先生曾在《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写道:“一个艺术家的优劣,完全系于其人格的高低。这人格是属于德性的,也是艺术的。”  如果说专题集邮是一门艺术,那么,陈为乐即是一位德艺双馨的集邮专家。     
     五年前,因为讨教,我与旅居昆明的新加坡国际邮展评审员陈为乐即有通信。99北京“世展”期间的一天,我在展场“拦截”到刚刚午餐准备去休息的陈先生。面对这种唐突的方式,他竟乐哈哈跟我走进了本市的摊位。从我带去的邮展复印件,一直谈到他正在评审的邮集,话语中无不流露出他对专题集邮的钟爱与精辟的见解。一个多小时的唔面,我和同伴都觉得这个“老外”十分随和与热情。     
      最近,我有幸参加了武汉市“邮集作者高级训练班”,2天内近距离的接触,更深刻地感受到了他的风雅。                          在激情中传道   
      6月28日报到下午才抵驻地的陈先生,来不及洗去身上的尘土,晚餐毕就开始评点邮集。这位自幼习惯了英语环境和思维方式的集邮家,用汉语讲课,总担心脑子转不过来时会词不达意,便一再叮嘱学员“听不懂就请举手”。无论资深学员“钻牛角尖”,还是新手本不值一提的问题,他都耐心解答。从集体讲评到个别辅导,当晚他不停地讲了4个小时。   
      次日清晨,我抱着试试的心情去他的住所。出乎意外,7时许他已起床,尽管没有洗漱,还要清理讲课用的投影片,见我手中拿着几件邮品,身着内衣的他还是先解决了我要回答的问题,并诚挚地告诉我:“如果要看邮集,你盯着我好了。”午餐后他见我在客厅,没回房便坐下来仔细审视了我80个贴片的《蛇杖》展集,一直谈到离下午上课只差5分钟时……。想到我们之间的交往竟然是二次占用其午休,实在不好意思,也由此看出了他的诲人不倦。   
      这天晚上,又是因为给几位学员看邮集,他再次工作到午夜。作为贵宾,他放弃了舞会,也没能收视精彩的“世界杯”。一天不停的讲了15个小时,但无论是在当天下午,还是在第三天上午的讲台上,你都看不出这位57岁的学者显出丝毫的倦怠,有的只是激情!                             在幽默中授业   
        在课堂上他不照本宣科,也不用麦克风,也许那样太呆板;授课是讲演式的,喜形于色乃至手舞足蹈,不时还插上一句玩笑;在着装随意的同时,他恳求学员允许他偶尔吸上一口香烟,当然,还不时喝着咖啡,这大约都是为了激情,要驱走少眠的疲劳,要活跃思维的大脑。第三天上午,也许彼此混熟了,他索性坐上桌子讲解,没有“师道尊严”,就像在朋友家中聊天……。他的“不拘小节”更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使大家在快乐之中更加视野开阔。     每当讲评参加过较高层次邮展的邮集时,他主要谈其不足,但总不忘先问问作者:“你不会在意吧?”;而面对水平较低的邮集,他同样认真浏览,没有丝毫的不屑,甚至不惜时间为作者讲“ABC”…。在如此细心的幽默大师面前,先进者与后进者都不会感到压力与紧张。
  “一个风雅的人必然显示他风雅的风格。这就是我再次见到陈为乐后的感觉。
原载2002年8月16日日《湖北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4 20: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童正祥 发表于 2014-8-28 07:30
遭遇失信 邮友之间最珍贵的情感莫过于诚信,即对人的诚实与被人所信任。近十年来,每当春节之际我的心中都 ...

那一份惦记
  这是一封署名为“省邮协于‘六大’会场”的纪念封(图)。收到它,我感到高兴,但并不惊讶。因为,多年来,每当有全国性的重大邮事活动,我几乎都会收到省邮协秘书处领导个人署名或以组织名义寄来的纪念封片。每当收到这类礼物,便感受到一份上级邮协组织的关爱和惦记,胸中便涌出一份家人对家长的感激。
  参与重大邮市活动的省邮协领导,本身的应酬与公关活动十分忙碌,难得他(她)们在分发“礼物”时也总不忘记还有基层的代表。那一份惦记着实让人感动。
  尽管,同类封片也会来自邮友(包括名家),但我对二者的感受不同:邮友表达的是友谊,而组织寄于的是期望。
  惦记使人自尊。被人(组织)惦记,说明自己可能有被人惦记的价值。它会增强你的自尊与自信。它也在提醒你:别人总在承认你的过去,你更应该珍惜自己的现在。
  惦记催人自省。有人(组织)惦记,说明别人在意你。天会促使你扪心自问:你为惦记着做过什么?还应该做些什么……
  这,便是我对那一份惦记的理解。它激发我更多地惦记别人,帮助别人,特别是以组织的名义。
   退休了的我已卸去本职的责任,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履行在邮协组织中的职责 。如今,我除了天天惦记那些远方的医学邮友外,更不忘时时惦记那些乡镇的新老集邮爱好者,还有开始爱上集邮的孩子们。我乐意向他们赠送邮品,推荐邮刊(报)、邮商,支持和鼓励其写作;特别是为那些组编邮集的新老作者,思考新选题,构想新思路。觅寻新素材……。虽然为此占去了我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甚至琐碎而麻烦,但一想到这便是一种惦记,一份爱心,自然便不厌其烦了。
   被人惦记的感觉真好,传递那份惦记会更好。  
(原载2007年9月15日日《湖北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5 22: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向前辈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7 05: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构筑邮协的金字塔
正当人们大谈机构改革,而邮人在感叹会员流失之际,省邮协秘书长宋润泉先生《会员分层次管理之我见》一文的发表,无疑是一际强心针与镇静剂。该文对实行会员分层次管理的必要性、可行性论之在理,对分层次管理的操作方法与目标言之有物,这样的文章出自省级邮协专职掌门人之手,真让我们会员感到亲切和实在。如果我能参加投票,我将举双手赞成。
在此,我读点感想吧: 首先,从被管理者的心理角度而言,它符合人以类聚的规律。瑞士心理学家莫里诺(F.L.Moreno创立过社会测量理论;他首先设置一种情境,让群体中的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或拒绝跟自己一块工作或游戏的伙伴,并根据本人最喜欢、较喜欢、和不喜欢的先后次序排一个名单,然后绘制成图,分析其彼此之间互相吸引和排斥的心理关系。一百多年来,国内外的藏邮者、炒邮者、研邮者各自都形成有自己的沙龙,足以证明,不同层次的邮人,他们都希望在各自的层面上聚集,这样才会得到互补,得到快乐。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是一种写照,也是一种希望。
其次,从管理学的角度上看,它符合科学管理原理。组织管理工作的科学性是当代改进工作的重要课题。因为组织结构的控制幅度和管理层次是影响组织结构的主要原因,所以以人为中心的现代管理科学,十分注重研究一个组织内,如何充分调动各类人员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综合利用人力资源和提高组织的工作效率。美国管理学家,格兰丘纳斯(V.A.Craicuas)的研究证明,管理应该采取幅度‘’的原则,即组织的层级越高,所直接指挥的人数应该越少,而尤以正三角形的金字塔结构最为稳定。
    总之,我认为宋先生对会员实行分层次管理的方法,正是符合了这种金字塔的原理,让我们来参与,构筑起湖北集邮组织的‘’金字塔‘’吧!
原载2002年3月31日《湖北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8-11-15 10:50 , Processed in 0.13188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