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楼主: 童正祥

童正祥集邮散文选(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0 15: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积硅步而至千里
--读《学做一页邮集》有感
就文化价值而言,任何收藏类爱好的最高境界都是研究与展示,集邮更是如此。因此,参与邮展成为集邮者的荣耀,但许多人却往往不知从何入手,从而望而却步。长期以来,展示邮品总是集邮界的一个瓶颈。
  苟子曰:“不积硅步,无已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万事开头难,“以一知万,以微知明”,学会了“开头”就不难。《学做一页邮集》便是集邮者学做专题类展集的启蒙教材与实用手册。
专题邮集,即是用相关邮品演示一个主题故事,展示藏家(作者)集邮水平与专题知识的平台。无论展集的规模是16片,还是80乃至128片,都需一片一片的编出来。
如何在一个特定环境里(一页贴片),用邮品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或叙述一个完整的事物,或说明一个完整的问题,并能够给人启迪。从“选题” 到构思故事框架,从素材的选择到信息组合, 甚至如何利用电脑进行编排?这本册子深入浅出,简单明了,讲得十分透彻。读者只要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反复实践,便可从“依样画葫芦”,到达自由发挥的意境。
作者刘祖鞭先生是湖北省集邮协会邮展委员会委员、省级邮展评审员,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会刊《医学集邮》与《医学集邮通讯》执行主编。2002年曾获全国集邮先进个人称号。他有着多次参加省级和 全国性邮展的经历。早在2000,他担任仙桃市集邮协会副会长时,为创建国家级青少年集邮活动基地,便参与了仙桃实验小学把集邮知识引入语文教学的尝试。为了使集邮教学更加趣味、更加生动,并符合青少年特点,让学生既动手又动脑, 又能较好地解决知识、经济、家长等方面的限制。 先生根据自己制作邮集的经验,就在一页贴片上,用邮品讲故事形式,试着创作了《春晓》、《狐假虎威》、《螳螂捕蝉》等一页邮集,到学校给同学们讲授,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从此,他一发而不可收拾,在实践的基础上,加强了对一页邮集的理论探讨。激发起创作、讲授 、宣传一页邮集的热情,先后参与和承担了《集邮报》组织的相关活动,以及被邀到各地演讲。该书便是这些社会实践活动的经验之谈。是作者结合“玩转网络集邮”的实践,为创新集邮做出的积极贡献。
实践证明,‘一页邮集“适用于多种人群。一是适合于青少年,特别是利用电脑制作一页邮集,因为孩子闷缺乏素材的积累, 但头脑灵活,上进心强,接受新知识快;二是适合老年初学者。他们闲暇的时间多,有一定的经济条件,但集邮时间短,先通过学习制作一页邮集,可克服短期“缺邮症”,较快获得做邮集成就的快感,同时加深对选择性收集邮品意义的理解;三是适合已有展集的人群。 那些在邮展中已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又有一定的集邮知识的人群,他们可以利用自身的条件, 通过多次制作一页邮集反复比较,实现优化组合。为提高原有邮集水平打下牢固基础;四是适合成功者人群。对于那些在国内外邮展中,已获高奖的成功者来说,他们手头的“边角废料”存量丰富,品种多样,也可以以消遣的方式来做做一页邮集。一可给学校做靑少年集邮课件;二可送邮友作参考,三可留给晚辈作为启蒙,何乐不为?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学做一页邮集”不仅是一种方法技巧,也应该成为一项社会集邮活动。例如,
加拿大多伦多西区集邮俱乐部在2004年开展了一项活动,其形式为由俱乐部组织、请有经验的组集者指导和鼓励会员们制做“一页邮集”, 从而导致了2005加拿大全国邮展引进“一页邮集”竞赛(以俱乐部为单位参赛)。 2006年,全加邮商展也举办了”一页邮集”竞赛活动….。 其实在 多伦多西区集邮俱乐部七十年历史纪录中,为了让俱乐部更具有活力和吸引力,曾经有很多次举行过‘一页邮集’的展示评比:会员们把各种邮品素材有组织地组成“一页邮集”,挂在绳子上,供人欣赏。这种称为“晾衣绳” 展示方式。 可以使每个参加者都能在公平的环境里“玩邮票”。
今天,“晾衣绳”邮展不仅可以在俱乐部和沙龙里推广,也很方便集邮进社区。可以一人,或者多人制作15部“一页邮集”,用一个贴片做前言介绍,合成“一页邮集选粹”式的“一框邮集“参展,甚至竟赛。
总之“一页邮集”顺应了中国集邮文化发展的要求,适应了广大集邮爱好者,特别是新会员的需要,对应了国际邮联FIP邮展的宗旨,是大众集邮的一个重要形式。我们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理论探讨,努力实践,积极推广,使这项创新集邮活动持续发展下去。2012年2月9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0 16: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童正祥 发表于 2014-8-20 15:55
积硅步而至千里--读《学做一页邮集》有感就文化价值而言,任何收藏类爱好的最高境界都是研究与展示,集邮更 ...

我们慢慢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2 18: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龙赋
---代序
“Sharon”一词沿于法国巴黎,沿指文人雅士会聚。
八十年代伊始,我等借陆子之名,寄鸿雁之志,结“鸿渐邮社”于方寸天地。
首办邮展于“六·一”,始露面于《集邮》杂志。而后二(三)十年经历风雨,“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同舟共济,接待邮友、交流信息、切磋邮识、出谋划计。终获奖项30(迄今国家级以上已达20项)有余,发邮文数以百计,铸荆楚邮坛劲旅,促天门收藏兴起,实乃吾辈努力!
乌呼!“癖者之王”、“王者之癖”邮友相聚,何等惬意。
以邮长会友,为德自成邻。20年来,我们不仅从促进协会的成立到传播集邮文化起到过中坚作用,更重要的是彼此成为了工作和生活中的朋友。有什么喜事,遇何等麻烦,“沙龙”都是最好的去处,邮友总是最体贴的知音,常常一人有“难”,群而助之。
好友相互往来数,公评独赏是非明。当然,有人之间也有过误会与分歧,但是因为联接的纽带始终爱邮,毕竟没有仕途与商场的厉害冲突,只要您“心将流水同清静”,便会“身与浮云无是非”了。
旧里多青草,新知尽白头。面对曲终人散的新朋故旧,惬意之后便添几分惆怅。啊,我永远的“沙龙”。
2001年5月10日   原作于e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2 18: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血浓于水》有感
见到《血浓于水》书稿,我首先想到的是一个故事。2002年高考有一篇满分作文,考生将一则故事的标题《平分生命》直接作为了他作文的题目。他写道:看过一篇这样的故事:相依为命的兄妹俩,妹妹因病入院,必须输血,否则会死亡,而恰巧没有这种血液。医生便问哥哥敢不敢输血,10岁的他经过一番思考,慎重地点了头,输完血,他颤抖地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医生本想嘲笑他的无知,转而却被深深地震惊了:他做出了多么伟大的一个决定啊。当医生告诉他还能活100年时,他万分高兴地重新捋起袖子:那把我的血输一半给妹妹吧。我们两个每人活50年。”……
作文所说《平分生命》的故事 ,现在小学三年级语文课本可以见到。我以为,它是诠释“血浓于水”词义一个最经典的现代版故事。因为,生命固然不可能平分,但孩子幼稚的想法,表现的牺牲精神,确实源于血亲。 近日,当我向一位小学六年级学生打听这篇课文时,她父亲说:“是关于输血的吧?我见过” ,而孩子竟可立刻从家中的抽屉将有这篇课文的书本拿出……。说明一个有感染力的故事是可以使人刻骨铭心的,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今天的社会,需要有人不断讲叙述这样的故事。
“血浓于水”, 从理性认识的角度,是说亲情重于一切。因为亲情是靠血脉联系的。古时候亲人走失,往往采用滴血认亲的方式:若有血缘关系,滴入的血就会冲破水的阻隔融合在一起。将人们之间所有的感情比做“水”,而父母对自己孩子的感情则为“血”。血比水浓,故父母之情,世间无与伦比。
血浓于水,由君子之交淡如水所引申。 君子,古代所有人的追求,每个人都想成为一个君子。君子之交淡如水,也就自然成为古人处理感情问题的最高指标。而血浓于水,也就是说亲情比君子之交还要浓厚。
血浓于水 感性认识的角度,是说血的密度比水大,因为它有内容。人们知道:空气、食物和水于生命之必须,但更应该明白:这些物质只有溶入或者变为血液之后才能给生命以营养。
血浓于水其蕴意引申的角度,表达的是感情至上。时代在前进。词意随之升华。随着“社区”“地球村”等概念的出现,今日之血浓于水的寓意,已上升为民族亲、邻里亲、人间情了。特别是每当灾难危机出现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特殊帮助,需要这样的共同的理念。
《血浓于水》,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从理性和感性二个层面,讲述了血液的故事和献血知识。神秘的传说、鲜为人知的探索、以及有关血液的健康之道……,无不带给读者新的感受。特别是那一张张色彩斑斓的邮票,如蝶舞花丛,美不胜收,沁人心脾。增加了书本的可读性。
医者仁心,仁者善施。作者身为高级医师,深知血液于生命之重要;他现在三甲医院的管理岗位,更懂得市民对健康教育的需求应该与时俱进 ,例如新形媒体---邮票图书;同时,他也是一名多次献血的自愿者,对献血人及其家庭、甚至社会上的种种顾虑和担忧感同身受……,诸多方面的实践经验,成为他酝酿此书的思想基础。
如燕衔泥,如蜂酿蜜。二十年的邮品与邮识积淀,为之储备了雄厚的能量。笔者有幸阅览过庆明君的收藏,能从《血浓于水》体会到他厚积薄发的必然。令我特别欣赏的是他的专题方向。亦如他十余年前编组《疼痛》专题展集的创新风格,如今,他的专著选择“血液”主题,既是邮坛之“冷门”,又是社会之热点,可谓匠心独具。
文化,是人的行为的社会化。藏家的文化价值,不在于他私宅中有多少珍品,而在于他曾经将哪些藏品变成过览品,让世人分享,独乐不如众乐。邮票,也只有在展示过程中实现它传播知识、传递情感的文化价值和社会功能。   
邮海观澜,新潮逐浪。今日之中华医学邮坛,新星闪烁,俊才辈出。新一代医学邮人之邮德,邮识,邮集与邮文,令人瞩目,使人敬慕。当然,对于老一辈而言,更多的是欣慰。骆庆明医师正是其中的皎皎者。他27岁便有邮集国外参展,代表作《疼痛》问鼎世界邮展大镀金暨特别奖时,年方35岁。有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正可谓“爱好出勤奋,勤奋出天才”(郭沫若语)。
“每位献血者都是英雄”Every  blood donor is a hero.)。愿此书的发行,能鼓励更多的英雄加入无偿献血的行列,并给他们带来健康和快乐!
方寸百科,邮传天下。 愿更多的新人新作问世;愿邮坛医苑百花盛开!
                                     童正祥写于2012年世界献血者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2 18: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知在猴年
童正祥
在我的藏品中,有一枚夫人为我选中的1980年最佳邮票评选纪念(图1、2)。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1980年度最佳邮票评选活动开展的时候,我正好在荆州医学英语班学习,集邮沙龙对外的联络委托给另外的邮友,而内部的邮事只得依靠夫人了。于是,她参加了当年的最佳邮票评选活动,并为我这只甲申猴获得了首轮猴奖票。从此,我将它视为自己人生中邮缘与姻缘的象征,因为,无论我生活中的伴侣还是精神上的伴侣都相识在猴年。
当出生后的第二个本命年—丙申(1956)年,刚上初中的我,因为在镇文化馆里见到了《集邮》杂志,也因为在长辈的笔记本中初识了邮票,从而开始攒邮票……
无独有偶。第三个本命年—戊申(1968)年的那个春节,我与夫人相识,并开始了婚前婚后的“两地书”生活,直至又一个猴年。也许是“金猴”给我们带来了好运,就从庚申年(1980)年春节起,她才调到我的身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从此,在有限的业余时间里,她为我日复一日的从大量的实寄封上洗邮票、整理邮册,因为它明了:除了她和孩子,邮票便是我的珍爱……,于是细心的她为了选中了猴奖票。
正是得益于她年复一年的支持,当又一个猴年(壬申1992)来到的时候,我获得了“全国集邮先进个人”的光荣称号。
一个甲子轮回到头了,待到农历腊月初八(2005年元月18日),我就正是退休了。告别甲申,也意味着告别“事业”。今后,如影随形的妻子和“悠邮斋”中的邮书、邮集变成了我全部的爱。
想当年,我曾将选中的狗奖票(图3)回赠给我的夫人,因为她岁在丙戌,属狗。由此,我联想到生肖文化的无比奇妙。因为有人为狗生肖性格定义时,誉其为“夭志忠诚,责任感极强”。而婚后三十多年的生活经历证明,我的夫人正是这样一只夫唱妇随的忠诚之“狗”:作为护士,她三十年如一日,在工作上从未出现过哪怕是极小的差错;作为母亲,她对子女呵护有加,终将一双儿女哺育成了正直善良之辈;作为祖母,她对孙子女疼爱有加;作为家属,她曾因我是单位领导而比别人更多的加班;作为知音,每当我制作时,总是由她仔细审校。平日整理邮票,她常常可以找到我需要的或不需要的“素材”……。作为邮迷的我,再怎么具有猴的机灵,也离不开“狗”的忠诚啊!
但愿待我集邮六十年到来的下一个丙申猴年,夫人还能送我一枚“猴奖票”。
                    2011年11月16日   于武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4 16: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邮路弯弯莫迷途
我曾以为集邮就是攒邮票,从一盆又一盆的水中泡掉过数以千计的实寄封;
我曾一度为扩大收集范围,用老纪特和早期JT票从海外换回许许多多的外国信销票;
我也曾凭着早期的痴迷收集过一件又一件的“纪念封”、公司首日封、邮折、戳卡……
当我进入编组邮集阶段懂得什么能用,什么无用、什么不宜时,我才知道我曾白费了多少辛苦、心机和可怜的薪水!
我曾着手编辑过“纪念邮戳图集”,结果收载的大多是“纪念图章”;
我也曾一度迷恋过“纪念张”,因其有着如小型张一般的齿孔和画面……;
后来,我才知道“纪念图章”、“纪念张”都不姓“邮”在集邮的路上我算是走了不少弯路……。
今天,面对着小城开个会也擅制出的“免资”封,印制简单极易复制兜售的“附费”条,被《投资指南》吹成“黑马”实为趣味礼品的“拜年封”,还有本属美术品的高价手绘封等等,或许我们的邮识又得增长一层,才能发现它们只不过是少数人和团体为了营利而鼓吹过头的非正规邮品。
邮路弯弯,有感于斯。寄语“练摊”、“练笔”人:勿将邪货作正宗;劝慰邮坛新辈:莫把旁门当正道。            (原载1994年年6月18日《长坂坡集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4 16: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晓辉走了
    5月3日清晨,市邮协秘书长刘风祥打电话告诉我:“周晓辉走了”。尽管作为医生的我年前就预感他没有多少时间了,但这噩耗仍令我感到突然,更后悔因忙于“五一”集邮艺术展活动而没去看他。没能在最后的日子里,听听他有何交待。他走得太匆忙了!
当我们赶到周家时,他的妻子拿出一包遗物:一摞装着送给邮友邮品的信封,除了市邮协的骨干外,还包括给省邮协副会长马驎的一份。他妻子泣不成声的告诉我,晓辉生前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对病中曾关心过他的邮友,无以回报,于是前些天他忍受着已全身扩散的癌痛,仰在床上一笔一划写下了这10多个名字。一位收藏家把无尽的思念留给了我们,让人感到他竟然走得如此从容!
如泉的泪水冲开了我记忆的闸门。十二年前,在集邮门市部的柜台前,当他得知我是邮协的负责人,便立即向我“报到”。那时,他刚刚从油田回到天门老家,正在寻找“组织”。“接上头”后的十余年里,他总是认真参加邮协的活动,每次邮展,装卸展框这种劳累的活都少不了他。而他敏锐的头脑又常常可以出一些好主意,我市1995年的“一框邮展”,1999年的开放类邮展,在省内外可算首开先河,在这类活动中,晓辉都是先行者。
后来我才知道,他1968年入伍,1969年入党,度过十多年的军旅生涯,转业后曾在油田机关担任过纪检干部,难怪他有那么严格的组织纪律性。1996年当他被确诊为鼻咽癌后,慎重地向我递交了辞去邮协副秘书长的报告。在常人看来,邮协组织又不是工作单位,何必那么认真,况且身患绝症的人,往往万念俱灰,哪还有心思再去爱好什么。晓辉不同于常人之处,就是他在病中也没停止邮集的创作,他的那部《1992年有奖贺年明信片》邮集虽为现代邮政用品类,但以素材之罕、研究之深得到了同好的赞誉并获得“97省展银奖”。’99 剩展前夕,他因病情加重再次住进医院而误了报名送审时间,待病情稍一稳定,他便给省邮协去信,诉说了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最后参加一次邮展的心愿。国庆前夕,省邮协负责人专程约国际邮展评审员常珉到天门调看了他的邮集,常珉对邮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省邮协负责人动情地对我说:“老童,您该写一写晓辉”。当我把此言转告晓辉时,他那淡淡的一笑算是对我的婉言谢绝。
是的,早就该写写晓辉。面对病魔缠身、医药费不菲、单位不景气、自己已多年没上班,还要为女儿读书操心……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却还在不断与全国各地的邮友书信往来,补缺拾遗,精心修改邮集。春节后不久,他抱病参加过一次商量“五·一”举办集邮艺术作品展的会议,甚至雄心不减地说,要争取组织作品参展……。他对邮协的关心令人感动,对集邮事业的执著令人钦佩,为此,市邮协作出了授予周晓辉同志“优秀集邮家”称号的决定;为此,省邮协有关负责人破例委托我们在追悼会上宣读唁电,马驎同志也再三叮嘱我向天门邮友和家属转达他的哀思。
追悼会后,我对晓辉正在读大学的女儿说,好好保管爸爸的邮集,那是他用生命铸就的!      
                                       (原载2000年5月27日《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4 16: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别颜卿
又一位英年早逝的邮友走了,7月29日上午我参加了他的葬礼。
逝者是年仅五十的戴颜卿先生。追悼会场设在他的家门口。因为他是一个失去了“单位”的人。尽管,他曾获得过1983年全国玻璃品艺术设计三等奖,1985年被评定为工艺美术师,为天门的玻璃工艺制品打入国际国内市场作出过重要的贡献,但命运是无情的。随着工厂的破产他在十几年前就下岗了。于是,集邮这个业余爱好便成了他的“职业”,邮协成了他的“工作单位”。他担负起了义务编辑《天门集邮》报的任务,所得的报酬,仅仅是用会刊与众多的海内外邮友交换。
追悼会由岳口镇邮协操办。当我到达会场时,一眼就看到了拿着萨克斯吹奏哀乐的孙乐先生。由于惊讶,我不禁问这位岳口邮局的副局长:您为何要亲自参加哀乐队呢?他说:我要用这种方式为颜卿送别,不仅仅因为他是市邮协常务理事、我们镇邮协的副会长兼秘书长,重要的是十多年来他为集邮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他所创办的《邮魂》、《藏城》邮刊成为与台湾、日本和东南亚地区联结邮谊的桥梁;因为他联络的邮友数以千计,我们曾特地为他设过专用信箱,他是岳口一代邮人的杰出代表……不一会,我见到了岳口邮局的桑塔纳轿车,这是肖局长特意安排来送颜卿的。我不禁流泪了,当今,一位无职无权的下岗职工,有多少人愿真心为之捧场呢?况且,自己的职工尚在为工资犯愁呢。我相信,如果“天堂”那边有邮协,颜卿还会任职的。
追悼会上,民革天门支部主委王以廷代表市委统战部和“民革”向颜卿致哀,因为他是国民党元老陈立夫的忘年交。为了和平统一祖国的大业,颜卿于1997年参加了“民革”,陈先生曾二次为他题书“藏城”条幅,使他的集藏小屋蓬荜生辉。颜卿已有上百件书画作品被海外名家所收藏,表达着这位爱国邮人兼艺术家、收藏家的赤子之心与报国之情。
当出殡的队伍正要离开小镇闹市的时候,汉口的邮友郭迅先生赶到了,他清晨五时起床辗转汉阳、仙桃、毛嘴从一百多公里外的汉口赶来。这位热心的集邮活动家,刚刚放下从厦门青少年集邮夏令营归来的行囊,便匆匆送来了刊登有颜卿遗作的《荆楚邮林》,并告诉我:“颜卿也是‘荆楚邮学会’的发起人,我是代表荆楚邮人来为他送行的。”回想起去年3月7日颜卿不幸致脑损伤之后,郭兄连夜在汉发动捐款并亲自送到戴家,还在《集邮报》上发起了全国性的救助行动。于是天门内外的邮人共为戴君筹集了数万元的医药费。尔后一年多来,郭迅和武汉的邮友们一直在向我打听颜卿的病况。从这位有着40年工龄的老邮政身上,使我真正感受到邮坛自有真情在啊!
在将骨灰送往“纪念堂”的路上,我特意要颜卿的独生女梦莹坐在我的车上,想尽可能多给她一些安慰。是爸爸把她培养成了“楚天集邮童星”,辅导她的邮集在全国邮展上获奖。她要回报这份恩情,在爸爸成为植物人后的四百多个日日夜夜中,她协助当护士的妈妈,一天数次的喂食、翻身、伤口消毒、换药打针,一位不到16岁的中学生竟然学会了打点滴!在梦莹的记忆里,爸爸人生中的最后一次说话,是在去年3月8日被送往医院的路上,昏迷之中还叫着“梦莹、邮集……”因此,她一直坚信爸爸还有醒来的时候,还能辅导自己做邮集。可怜的小梦莹,她不知道医学上的脑死亡,其实就是生命的终结,她的爸爸早已告别了人世。母女俩经历的二个春夏送别之路实在是太痛苦、太漫长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愿戴兄邮魂与亲人同在。(原载2000年9月2日《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4 16: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的馈赠
在1991年第12期《集邮》杂志上,为宣传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我发表过一篇题为《艾滋病——邮票上的新主题》的文章。于是我有幸被评为该年度《集邮》的好作者;于是,有了更多的邮友与我联络。而真正令我终生难忘的是,联合国邮政署长官O.A.Madsen先生的馈赠促成了我的那篇文章。
十年前,我开始构思《2000年人人享有健康》专题邮集,这就要涉及提出这一口号的组织——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因此,我想尽可能搜集到与之相关的邮品。于是,我于1990年4月底冒昧给联合国邮政署去了一封信,不料,半月左右就收到了寄自瑞士日内瓦的邮包。
包中除了O.A.Madsen先生亲笔签名的打印函件之外,还有他送给我的二件礼物:一本专门介绍世界各国有关WHO邮票的小册子;一个印有包括中文“联合国”在内6种文字的邮折,里面贴有一套6枚联合国于当年3月16日发行的艾滋病邮票。
如此热情、仔细和快捷的工作作风是我始料不及的,况且这二本册子并非是“公家报销”,都属于他的私人藏品,如《WHO邮票》年册即是世界卫生组织驻欧洲办事处代表丹麦人Finn博士编辑出版并送给他的样书。
那年,距国际艾滋病会议在圣马力诺召开并发行“今日的主题——艾滋病”邮票尚不到一年半时间。在那次会议上确定了自1988年12月1日正式开始全球征服艾滋病行动,并将每年的这一天定为“世界艾滋病日”。而联合国为了支持WHO“征服艾滋病需要全球努力”的公告,于1990年3月16日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套艾滋病邮票。
正是这套艾滋病邮票促使我下决心在尔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收集到了当时已有的近20个国家所发行的有关艾滋病的邮品,包括最早问世的防治艾滋病宣传邮戳,并赶在第4个“世界艾滋病日”之际发表了系统介绍艾滋病医学知识以及相关邮票的专题集邮文章。应该说,这在当时国内外专题集邮领域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
由于有了Madsen赠送的《WHO邮票》年册,使我大大缩短了寻觅有关邮品及资料的时间,也因此而将我的医学邮集定名为《蛇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Madsen先生的工作作风和敬业精神,十年来一直是我崇尚邮德、奉献集邮、钟情于卫生专题集邮的力量源泉。
                       原载2000年12月9日《集邮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6 15: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8-9-22 10:04 , Processed in 3.6359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