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2584|回复: 2

[邮坛春秋] 我在文革中偷偷集邮的悲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7 09: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集邮往事:我在文革中偷偷集邮的悲剧[url=]集邮本子[/url] [color=rgba(0, 0, 0, 0.298039)]昨天

文革期间,集邮活动基本停止了,只有一些铁杆邮迷,还偷偷的收集邮票,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1970年,经过2年贫下中农的再教育,18岁的我终于有幸走上了工作岗位,成为辽南矿务局小河矿一名普通工人。在当时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和把一生献给党的红色环境下,我努力工作,一年后,成为了车间的团支部副书记和入党积极分子。我梦想着手捧红宝书在党旗下宣誓的情景。 可是,正当我憧憬美好前程的时候,厄运来了。1971年9月,林彪事件发生了。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的罪行成为当时的首要政治任务。一天,矿党委发布一条重要通知;矿内职工回家检查一下,凡是家中带有林彪图像的图书、画册、照片、邮票一律上缴、违者纪律处分。看着邮册中的两枚邮票,我犹豫了……。最后,我决定把它偷偷的藏在日记本里,没想到半个月后悲剧发生了,我们当时住独身宿舍,矿里检查卫生,我那带林彪像的邮票被检查员意外发现了……在那个极左的时代,后果可想而知,我开始写检查、作检讨,接受批判。最后,还是没有逃出厄运,组织给我的结论是;政治立场不坚定,对林彪反党集团的罪行认识不深刻。3个月后团支部改选我那小小的副书记职务也自然的落选了。我从原来的小红人变成了人见人烦的“母鸡”。矿里的人看见我都板着脸,一副老鼠过街的样子。我面对苍天,欲哭无泪,我恨透了那两枚邮票。事后,我大病一场,住了半年医院。73年初,我通过各种关系偷偷的调出了小矿山,当我办完手续、背着行囊,揣着痛恨,默默地登上火车的时候,我发誓再也不集邮了。

可是,厄运远远没有结束

1973年的秋天,我走进了沈阳的一家国营单位,为了实现政治梦想,我开始早来晚走,勤奋工作.半年后,同事的叔叔阿姨开始夸奖我:小伙子,好好干,有前途。我心花怒放,邮票的痛恨早已忘到了天边云外。选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郑重的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等待老书记对我的鼓励。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下午,老书记把我叫到办公室,认真的对我说:你来了以后努力工作,吃苦耐劳我们都很看好,但是我们看了你的档案,关于偷藏两枚邮票的事情…….天啊,他们把邮票装进了我的人事档案。我顿时感到天昏地暗,乌云遮日。{文革时期人事档案是相当重要的,现在的青年人很难理解}我的前途、事业、未来全让这两张邮票给毁了。遥望苍天,我悔恨交加,第二次发誓再也不集邮了。就这样,我带着怨恨默默的生活着。

没想到,三年后,1976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四人帮的垮台,文革宣布胜利结束。我这个铁杆邮迷终于迎来了春天。1978年初的一天,还是那位认真的老书记,把我叫到办公室,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脑袋,和蔼的对我说,小伙子,组织上复查了你的材料,关于你偷藏林像邮票的事情和政治无关,你档案里的检查材料已经全部撤掉,那两枚邮票你还是自己保管吧。说着,他竟然拉开抽屉,把那两张邮票还给了我。当时。我激动的两眼噙着泪花,半天没有说话,最后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感谢党中央,感谢老书记,感谢……。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分别的时候,他悄悄的贴着我耳朵说,我理解你,因为我也是个老邮迷。事后,我回到家整整思考了一天,最后,还是邮欲占了上风,我又把那两张邮票放进了我的集邮册。 后来,我和老书记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邮票、研究邮票,1979年初,集邮活动恢复后,我们一起手拉手回到了那美妙的方寸世界。我的仕途也发展很快,在老书记的帮助教育下,我很快入了党,提了干。到1985年我已经成为单位最年轻的处级领导干部。老书记1986年离休,2008年离世,我们的邮票情缘,令我终生难忘。

这些往事,我很少讲,因为没有人愿意听。这次是几位邮友提出要听听我才把这些埋藏了多年的旧事翻出来晒晒。故事中使用了很多文革语言,如果年轻的邮友不理解,问问家里爷爷奶奶就明白了。

我集邮往事:风雨过后、邮情难舍 1979年初,各地的集邮门市部开始恢复营业。我的工作单位就在我们城市的集邮门市部附近,天天晚上下班,我都要骑着自行车经过那里,看着马路边捧着集邮册交头接耳的人群,我就知道是一些邮迷在交换邮票。我开始下决心不再涉足,可是,随着马路边上邮人的不断扩大,邮情难舍的我根本无法抵御方寸的诱惑,开始是在那站一会,后来是半个小时,后来……。我买了第一本目录。
当时的目录,基本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因为那时候是不允许高价出售邮票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09: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9 07: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中元 于 2018-6-29 07:44 编辑


文革中坚持集邮的人还不少,我就是其中之一,从地上集邮走入到地下集邮!
文革中的我——邮中寻乐
      初中毕业我没能考上高中,在家玩了几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戏曲般不可思意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这种戏曲般的变化不属主题范围,不与记述,尽管他改变了我生活的轨迹,)。命运把我带到了沙市,被分到荆州水文分站,派到荆门漳河工程管理局烟墩水文站工作,在这里我无忧无虑幸福的生活了两年,这可是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我虽在学历上和他们没有可比性,但我带去的几十本书和我的邮册令他们把我看成了他们的同类,认为我玩的高雅,加之我这人随和,他们都喜欢和我玩,都用邮票跟我换书看,有的人甚至开始攒邮票,一对广东大学生夫妇章虎威(他是江西人,后来两人在广东定居)梁英秀,开始给邮票我,后来不给了,他们要自已攒。这期间,我仍改不了跑邮政局的“坏习惯”,时不时就往烟墩邮政所跑,看有没有漳河管理局的邮件,如果有我会亲自送到收信人手中,为的是信封上的邮票,要知到我到漳河时16岁不到,别人把我当小孩看,从不拒绝我的要求,漳河管理局是个县级大单位,每天公私信件很多,我自然收获不少,加之我为烟墩邮局投递信件,他们也会帮我收邮票。可惜好景不长,65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因为我高调集邮,让我这一爱好几乎遭受灭顶之灾。
         1,动员大会给我敲了警钟:文革开始后,和所有不懂事的小青年一样,没任何政治上的感觉,当我接到国海和本泽在串联途中给我的来信,我还很羡幕他们可以去周游全国。真正感到不安是在单位来电通知我们回沙市开大会才有所警惕。当我尊令来到沙市水文分站时,感到有点不对劲,这时有几个认识或不认(其他水文站的)识年青人:领导都被打倒了,在动员大会上站的都是被革命造反派推荐的头头,这几个年青人找我,动员我参加某某组织,并要给我起个革命名字,我没有马上答应。当动员大会开到一半破四旧立四新时,我第一反应是,气氛不对,我要倒霉了,两点我就不好过关,我的书和邮票很可能他们认为是四旧。另外我的社会背景麻烦更大,国民党的孝子贤孙,逃台人员家属。基于此,我作了避难的打算,一是将邮票坚壁清野,二是作好应付家庭出生的准备。三是不得罪任何一方,决不改名字。大会开完后,又参加了几次分组会后我又回到了漳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8-11-17 14:20 , Processed in 0.13033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