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楼主: 非常高兴

[邮海泛舟] 郑启五教授文选(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1 15: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厦门再发现16:厦门有个蔡秉旋原创 2017-12-20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很多邮友通过蔡秉旋的文字,对台港澳邮票和邮品有了更多的认识;也很多人通过对台港澳邮票和邮品的整理与探究,熟悉了蔡秉旋这个名字。于是我出门参加邮事活动,常常会有人当面询问:“你们厦门有个蔡秉旋?”“是的,他是我的朋友”,我总是这么有点炫耀地做了回答。
那么蔡秉旋在厦门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富甲一方的港客,是游走两岸的台商,还是邮政部门的负责官员?他仿佛总能将台港澳的新邮旧票囊括于心,做权威发布,大报小刊,无所不在?其实蔡秉旋就是蔡秉旋,是我们厦门市同安一中的普通职员,因为酷爱集邮,潜心台港澳邮票,几十年孜孜不倦,撰写相关邮文,编组相关邮集,编辑相关邮刊,终于学富五车,百炼成钢,修炼成台港澳集邮的“活图典”,成为两岸三地,特别是金门厦门“两门”集邮交流的重要人士。
记得2015年,我们厦门集邮协会着手编写《邮说厦门》一书,对台部分非他莫属,他驾轻就熟,很快就整理出初稿,图文并茂,蔚为壮观,光是密集的大事记,每记都有邮品原件佐证呛声,为全书解决关键而敏感的部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显然得益于他几十年的孜孜不倦,岂止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蔡秉旋成长的路上历经坎坷,特别是10年前他大病一场,岌岌可危,但他在家人无微不至的呵护下,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归来,抖抖颤颤回到他那五彩斑斓的邮票天地里。他的步履依旧有些艰难,但一步一步奋勇向前,仿佛是邮票给了他特殊的能量。
术有专攻,再加上持之以恒,必有所成,我以为,秉旋兄是把集邮的嗜好渐渐升华成一种信念,一种理想,一种生命的追寻。在他集邮文化封封片片的长卷里,我们分明觉得,台港澳是依偎在祖国母港的三艘邮轮,朵朵邮花蕴含着血溶于水的亲情,以小见大,那是中华文化华夏文明五千年的生生不息啊!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 11:18:45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随笔7:安卡拉的家宴
原创 2018-01-21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在国内,赴宴固然是家常便饭,但这样的“便饭”大多是在酒店里面进行的,很少有上人家家里。但在土耳其工作的两年时光里,我共有5次到人家的家里用餐,可见当地民风亲和。这五次中有两次是到了土耳其人家尽享土国土菜,两次是到中国友人的住处回味中式火锅,最后一次到的是“中土合资”的家庭:汉语老师小董和他的土耳其丈夫老哈请我到他们家用了“也土也中”的一餐。
  尽管是“中土合资”(小董戏言)的家庭,但居家却劲吹“中国风”,因为老哈可是土耳其的“汉语通”,他曾在安卡拉大学中文系学过汉语本科,又到北京语言大学留学两年,房间的书架上密密麻麻全是汉语书或汉语教科书。没有了语言障碍,我不失时机反复探问土耳其饮食文化的一些难得的细节,例如这个“伊尔蜜克irmik”,它虽然是尾食,我忍不住率先说起,因为印象最深。



    根据台湾大学一位黄姓教授编写的《土汉小词典》,这个土语被译成“粗粒小麦”,而它的确切含义似乎更宜译成“粗砺小麦粉”,即小麦的麦粒捣碎后呈沙状的一种食料,介于麦粒和面粉之间的加工状态。将“伊尔蜜克”与牛奶、白糖中火熬煮,不停搅拌,然后置于碗盘里,冷却后自然凝结,就成了此款土耳其民间家喻户晓的甜食,它的芳名依旧叫“伊尔蜜克”。嗜茶的土耳其人很喜欢甜食,土甜食那可是相当的甜,令我这个中国甜食爱好者颇有些受不了,可“伊尔蜜克”就不同了,作为家宴后的尾食,相当的可口和顺溜。土耳其人一般在“伊尔蜜克”上撒入椰丝或开心果粉,而小董却在其中加入中国的枸杞,结果风味更好,这一神秘的添加可是她的“小专利”哦。



当天的主食有二:一是土耳其馅饼,烤得焦黄的馅饼以咸奶酪和马铃薯泥为馅,小董又擅自加入胡萝卜和包菜丝,那味道真可以与刚出炉的比萨饼相媲美。二是土耳其“麦饭”,坦白说它的土名我没有记住,“麦饭”一词是我杜撰的,它的原料与“伊尔蜜克”异曲同工,就是将大麦的颗粒捣碎成粗砂状,然后在橄榄油中热炒焖熟,再搅拌进茴香叶末和诸多佐料而成,有些“扬州炒饭”的架势,我瞄了老哈一眼,土人地道的吃法是置于生菜叶里裹着吃,于是照葫芦画瓢,结果大口小口吃得津津有味。



  土耳其的菜蔬大多生吃,番茄和黄瓜自然可以入乡随俗,奇妙的是我现在生吃起各种水叶菜也刷刷有声,像兔子一样,毫不口软。很多到海外的中国人都适应了吃生菜,一是简单,二是营养,三是爽口,想起国内油腻腻的爆炒时蔬,反倒没了胃口,当然生菜一定要以原菜的绿色和环保为前提。



小董和老哈让我把吃剩的“伊尔蜜克”打包带上,在土耳其是不能客气的,一客气往往要让主人误解或伤心的,于是谢谢,于是笑纳,老夫明天的早餐势必要很土耳其了,联想到自己在音译irmik的时候,用了一个“蜜”字,显然恰到好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 23:02:21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非常高兴84 于 2018-1-21 23:06 编辑

厦门知青往事29:“武所味”里品真情
原创 2018-01-20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武平中山镇是1969年厦门知青上山下乡的重镇,接纳了大量以厦门五中老三届同学为主的厦门思明区居民,两地由此结下了历史的缘分。改革开放之后,大批武平青年到厦门创业,且抱团发展,业绩斐然,中山镇在厦乡亲还由此成立了联谊会。该联谊会近日热情邀我等厦门老知青到一家叫“无所谓”的酒家聚会,一叙厦门武平两地情怀。

   初听“无所谓”,我心有不快,对于这类自以为别开生面的文字游戏,老夫总觉得俗不可耐。不过来到酒家门口,识得原乃“武所味”三个字,顿时肃然起敬,茅塞顿开。对武平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武所”乃中山镇的旧称,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始置汀 州,并辟武平(今中山)、南安(今平川)二镇。南太保三年,并武平、南安为武平场。宋太宗淳化五年(公年994年)升为武平县。

     中山为当初场治和县治所在地。明洪武二十四年正月,设武平千户所,简称“武所”。该镇从清末至今,一直入驻有一百多个姓氏的居家,居民中居然一直保留着罕见的“军家话”……,厚重的文化积淀始终令世人不敢“无所谓”。这大致就是“武所味”三个字所隐含的历史文化况味。当然“无所谓”作为谐音,也起到了加深“武所味”印象的妙用,雅俗共赏,实乃经营之道也。

中山老街
      此次武平中山镇在厦乡亲联谊会在“武所味”的小聚,商讨如下议题:一是如何为今年考上大学的中山镇学子提供奖学金,二是如何为家乡的发展进一步提供支持,三乃加强与厦门老知青的联系,除了奉献,还是奉献,好一片赤子情怀。厦门原插队落户中山镇三联村的老知青陈新民提出了《情铸梁野》一书征稿要求,希望能征得武平人在厦门工作和生活的稿件,立马得到与会中山乡亲的热烈响应,当场就敲定六篇稿件。高效、热情、坦诚、务实,管中窥豹,老夫我多少能感受到他们一路打拼成功的诀窍。这就是武平客家乡亲的“武所味”,这才是勤勉奋进的中山镇新城老城一脉传承的“武所味”!

簸箕粄
      晚宴的第一道菜是耳熟能详的“簸箕粄”,但“武所味”的“簸箕粄”更为精致,入口相当滑顺,这也拉开了武平经典乡土菜肴的大幕。

     近年武平“象洞鸡”脱颖而出,完全可以与长汀河田鸡相媲美,白斩,姜汁澆淋,滋味浓郁鲜美,绝对是鸡食材的最佳制作之一。武平的味道,家乡的味道,于我们厦门老知青,总是那么入心入味。

     “芋子包”是紧随“簸箕粄”的又一道武平客家美味,据说“芋子包”还有诸多保健功能,但愿,但愿,但我以为乡里乡亲相聚鹭岛,那种山海情缘的天然气氛,那种开怀开心的豪爽畅笑,本身就是天下一道最好的保健佳肴!

香闷兔肉
       晚宴上的一道“红烧光鱼”最受青睐,不过我却对“香闷兔子肉”情有独钟,尽管千变万化,但客家菜的食材总是来自大自然,抑或最接近大自然,秀美的客家青山绿水哟孕育着最美的客家情怀!红酒在高脚玻璃杯里轻轻荡漾,满满的真情轻轻吐露:祝福,祝福我们武平的客家乡亲,祝福,祝福我们的武所古镇走向新的辉煌!
    今天的米酒,势必要成为昨天的陈酿,生活在继续,武平客家乡亲和厦门老知青的友情也在继续……     
                                                    2016/8/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09:14:48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非常高兴84 于 2018-1-22 09:21 编辑

“熊猫”还是“猫熊”,您以为呢?
原创 2018-01-22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熊猫”在宝岛台湾被叫做“猫熊”,这与普通话“热闹”在闽南话被说成是“闹热”表面上有点相似,但实际上另有道道,按马英九的说法,“猫熊”更科学,因为这个胖乎乎的东东是“熊家”而非“猫科”。而熊猫的故乡的人们一定认为“熊猫”早已约定俗成,说起来可是那么地顺溜,那么地自然而然。

   有读者kulangsu认为,“按照传统汉语的主要文法特征是‘大名冠小名’,即主名词位于修饰词前。此一文法特征在历代诗文,现代方言和历代文献中均大量保留。例如:熊猫(似猫的熊),蚕蚁(形似蚁的蚕),脸蛋(像蛋一样圆的脸),蜗牛(像牛吃草的蜗),虾米(像米粒大的虾),脑瓜(像瓜一样圆的头脑),轮渡(用以过渡的轮船),林海(如海洋般的森林),韭黄(黄色的韭菜)等”。

  但我总觉得现代汉语更通行的习惯似乎是“形”在前,“本”在后,如“狼狗”、“马蜂”、“牛人”、“象鼻蚌”等等,象形的“狼”、“马”、“牛”、“象鼻”等均往前站,而身为本质的“狗”、“蜂”、“人”和“蚌”则屈居后方,特别是“熊猫”或“猫熊”的一位本家兄弟乃通称“狗熊”而非“熊狗”,就因为它是一头像狗的熊!

  据查,2008年北京中新社驻台湾记者陈立宇和路梅写的《台湾中华邮政将发行大熊猫团团、圆圆邮票》的消息中,“熊猫”狭路相逢,一头遇上了“猫熊”,结果相安无事,和平共存。那消息原文如下:“台湾中华邮政公司宣布,将在大陆赠台大熊猫团团、圆圆正式公开亮相的当天,也就是农历春节前后,发行‘可爱动物邮票─大猫熊’邮票和邮折,包含全组邮票、小型张样张和原图明信片的邮折限量二万五千套,每套新台币一百八十元。

  “中华邮政公司还表示,大熊猫邮票二枚,将各发行一百万枚,团团独照的邮票面值新台币五元,为平信邮资;圆圆独照邮票面值九元,并将作为台湾寄往中国大陆信函的基本邮资。小型张是团团圆圆合照,面值为二十五元挂号邮资。

  “中华邮政傍晚同时公布了大熊猫邮票的样张,中华邮政公司总经理胡雪云表示,照片系经过合法授权,无偿取得。”

  “中新社”代表中国官方,对台措词向来极为严谨和谨慎,以上文字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变动,一是引号内外有别,“熊猫”和“猫熊”并行不悖,体现了对两岸语词差异的尊重。如果在以往,常常是以间接引语表述,一概“熊猫”了之。当“熊猫”遇上“猫熊”,正如我早早预言的那样,许多两岸用语的差异,非但不会造成什么误解,还反倒平添交流的语趣。

  二是对台湾的“中华邮政”的表述已经从引号中脱颖而出,进入常态。“中新社”和“新华社”以往对台湾各个行政部门的名称一概打引号,如“行政院”、“交通部”等,也包括“中华邮政”,含有“不承认”的高度疑似,而台湾的“中华邮政”在经过了陈水扁当局改名“台湾邮政”的风波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中华邮政”。可见现在珍惜“中华邮政”这个金字招牌的已经不仅仅是两岸的邮迷了,失去的,才知道它的宝贵;也可见两岸在拥有九二共识的共同政治基础的时候,一切事情都好商量!

     三是深感“团团”“圆圆”的取名充满了中国人的政治智慧,无论你怎么颠来倒去,“团团”还是“团团”,“圆圆”也还是“圆圆”,决不会又闹出一个诸如“圆团”一类的字序歧义。我想,在破解两岸僵局的路上是不是能有更大的政治智慧……
              2008/8/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08:58:34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熊猫是一团最萌的中国水墨
原创 2018-01-29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每每看见熊猫在海外动物园受到热捧的场面,总是情不自禁联想到我国1963年发行的第一套熊猫邮票,当年吴作人的水墨熊猫一出手就铸就了熊猫邮票的巅峰状态,而中国传统水墨画也成了展示熊猫憨和萌的最佳艺术形式,中国熊猫邮票真的很难离开吴作人,感觉熊猫就是一团会滚翻的中国水墨。

这第一套熊猫邮票曾荣获“建国三十周年”最佳邮票是理所当然货真价实滴的,客观的事实是1963年之后的中国熊猫邮票要么离不开吴作人,要么就降低艺术水准,进而是多年来不再考虑熊猫邮票的选题了。

今年是我国第一套熊猫邮票发行55周年(1963-2018),能否纪念一下?借机让我们可爱的水墨熊猫再上一次邮票:把吴作人1963年绘制的三枚熊猫设计印制成一枚小全张,以单枚小全张的特设形式重现吴作人大师的水墨熊猫,而同样很萌很憨的卡通熊猫作为第二尝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0 04:56:25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辈子永不消停的文化享受
原创 2018-01-30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集邮》杂志微信公众号在2018年1月28日发出了《不问西东 感谢有你——《集邮》杂志创刊63周年》的帖子,并配发了1955年第1期和2018年第2期的彩色封面图样,意味着从创刊号到总604期的63年漫漫征程,“老字号”笑傲邮坛63年,我看了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乃至心潮起伏。人与期刊日久生情,这是现在的年轻人难以想象滴。

身为邮迷,《集邮》杂志伴随着我的成长,文革时杂志停刊集邮活动遭禁,你可知道我有多么难熬,改革开放初期,我实在忍不住,给《光明日报》写信,要求杂志复刊,结果《光明日报》在1979年10月14日以《集邮者的要求》为题,全文发表了我的呼吁,并明确告知,《集邮》杂志将在隔年(1980年)复刊。此后,我不仅是《集邮》铁杆读者,而且还成了读者兼作者。刚刚出版的这604期上正巧就刊登有我的《书信文化散论四则》,我顺手给《集邮》杂志公众微信号的这则帖子点了一个赞,这时微信号上显示我是该贴的第63位点赞人,哈哈,第63位点赞人给63岁的集邮杂志点赞,看到这个巧合的吉祥数字我喜不自禁,一时笑得合不拢嘴!
常常有人问我,你集的邮票如今可以值多少钱,我说我不清楚,真的不清楚,而心知肚明一清二楚的是,集邮带给我这一辈子无穷无尽的精神快乐和永不消停的文化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0 05:36:12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再看我一眼
原创 2018-01-28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妈妈是近视眼,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总是躲在眼镜后面,儿时的我最怕妈妈洗头发,因为头发散乱的妈妈没有戴眼镜,妈妈就变得不像妈妈了,我急得直想哭……
    记得有次我发高烧住进厦门中山医院,妈妈通宵达旦地守候在我的床边,她一边照顾我,一边在备课和批改大学生的作业,妈妈不时透过眼镜用慈爱的眼光注视着我,又转而低头读写,钢笔沙沙一宿到天明……

     我读小学时,买了一本《成语小词典》,妈妈翻了翻,用自信的眼光看着我说“这里面的我都懂”,我似信非信,找了词典里最难的成语考妈妈,结果她都答对了。这是我第一次佩服妈妈,她不仅会用循循善诱的眼睛教我背唐诗,而且她躲在眼镜后面的眼睛里还藏着一本成语词典哩。
     妈妈不仅教学认真,而且学术研究也越做越深,我只知道每每半夜醒来,总能透过蚊帐发现妈妈和她的眼镜埋陷在越堆越高的书卷里……她的论文《试论拜占庭帝国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几个问题》发表在1964年第1期的《厦门大学学报》(社科版)上,后作为开篇之作收入她的《世界中世纪史散论》一书,该书在中国中世纪史学术领域颇有影响,至今仍是不少世界历史学研究生参考和引用的对象……

   妈妈是厦大历史系的教授,可我从小就不大喜欢历史而喜欢文学,妈妈从来没有勉强过我。子承母业,我长大后也在厦大教书,有一次为妈妈抓药而上课差点迟到,已经退休在家的妈妈极为不安,好像是她自己犯了什么错,眼睛里充满了自责和内疚的眼神,好久才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教了50年的书,每一堂课可都是至少提前五分钟到教室的……”
     前几年我被外派土耳其从事孔子学院的汉语推广工作,当我漫步在伊斯坦布尔古城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拜占庭帝国的故都君士坦丁堡,是五十多世纪前母亲论文研究的地域,冥冥中我动情地拍照,摄下成百上千张照片,我还写下了数十万字的教学和工作随笔《我的土耳其进行曲》,我要用我的眼睛代替妈妈日渐衰老的眼睛,我要依偎在她老人家的身边,细说域外的点点滴滴,然而在厦门苦苦思念我的妈妈却没能熬到我凯旋的日子,突然重病倒下……
    万里探母病,我从伊斯坦布尔直飞上海再急转厦门,在中山医院的重症病房妈妈微微睁开眼睛,那一双注视了我半个多世纪的眼睛此刻已经暗淡无光,任我千呼万唤却没有反应,“妈妈,再看我一眼,看看我给你写的书稿和照片啊……”
    父母在,不远游,大逆不道的我永远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泪眼婆娑,撕心裂肺,失去母亲是人生的最痛!眼下,又一个新春佳节快来了,“妈——,我想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1 05:38:08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嘎里共——最美的闽南软语
原创 2018-01-27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大家先跟我念一遍:哇嘎里共啊!这什么意思?我跟你讲啊,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跟你讲啊’,没错,我有好多要跟你们讲,关于我跟几个好友的梦幻厦门之旅。去厦门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灰灰在北京的某个夏夜说:我们去厦门吧!”
当我在网络上发现这位芳名“沈丹青”的女子的作文,一下被她开场的“哇嘎里共”逗笑了,因为生在厦门长在厦门,更因为特别热爱厦门,所以所有关于厦门的文字我总要情不自禁贪读一翻,无论是名家还是俗家,无论是老头还是娃娃,从来没有人用“哇嘎里共”的开场白指点我们厦门的江山,甚至从来没有人胆敢用如此字样音译我们闽南话的!
哇嘎里共,哇嘎里共,我自言自语说了好几遍,这四个汉字的组合富有乐感,只说一遍似乎不大过瘾。我发觉这个“哇嘎里共”的“里”字是北方人特别是北京人对闽南话特有的敏感。就我们厦门人而言,无论如何也会把这个“里”换用音义契合的“你”字,而实际上闽南方言里说“你”恰恰并没有N的鼻音,而是以Li说Ni的。
“哇嘎里共”在字音层面上让人觉得有点像日语,因为日语常常让国人听得“哇声一片”,不过闽南语和日语确有共通之处,例如“压倒”一词日语和闽南语的发音居然一模一样。闽南语的发音史比日语更悠久,因此不客气地说,我们闽南语是日语他老爹。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北京的外语学界就有闽南学生学习日语有优势一说,可见两语的渊源并非空穴来风。
“哇嘎里共”是闽南软语最美最频用的口头禅,比起那北方话“你听懂了没有”要文雅得多,“哇嘎里共”让人倍感亲切,“哇嘎里共”令人呼之欲出,“哇嘎你共”叫人欲罢不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1 08:52:12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老人卡”突然“返老还童”
原创 2018-01-31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在厦门地铁开通的月份,我兴高采烈地办理并领取了“老人卡”(敬老卡),从此一劳永逸,尽管刷卡上车,再不必为充值而挂心。

    如此轻轻松松的好事却横遭意外:1月28日晚上20点40分,我从佰翔酒店附近的“软件园西门站”登上129路公交车,刷卡时听到“请投币”的语音提示,我连忙再刷一次,还是“请投币”,这下我慌了手脚,左摸右掏就是没有零钱,我哭丧着脸对司机解释说,我这个“老年卡”不知怎么突然变脸了。司机很不耐烦且斩钉截铁地说:“已经告诉你请投币了!”全车的人似乎都在盯着我这个企图蒙混过关的嫌疑人,老汉我百口莫辩,狼狈至极。我搭乘厦门公交半个多世纪了,还是头一回如此不堪!此后换了一辆公交车,我的老人卡才恢复“敬老”的常态。

    我不怪司机,甚至还得表扬他,坚持原则,难能可贵;我也不怪易通卡公司,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但我必须知道,发生这样“老年卡”突然“返老还童”的概率有多大,额的神啊,今后我出门是不是一定得备好几枚叮叮当当的硬币,严阵以待,以防不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 06:37:02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序是一个勉为其难的文字活
原创 2018-01-24 郑启五 厦门郑启五
   

   《集邮报》在笔者个人专栏《邮斋随笔》全文发表了我给《蔡秉旋集邮文选》一书写的序言——《厦门有个蔡秉旋》,这为行将面世的这本书起到了极好的宣传效果。实话实说,此类软广告比起真广告更有力量,在文字的分享之中顺风顺水地为书的运行推波助澜。

    都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为人作序”也是同样的道理。其实当前序言,大概有两类,一是作者自己审时度势,写好序言初稿,然后请名人贵人签名审定;二是亲朋好友勉为其难,“旁观者清”,竭力从全书提炼出三两点睛之见;二者各有短长,但多少都能在文字里起到“导读”的目的。

我是勉为其难的后者,特别是有些文字的拿捏需要揣摩再三,既要满足著述者的内心预期,又要对得起读者诸君的阅读信赖,但难,并愉快着,因为助人为乐最开心。当我看见蔡秉旋老兄的臉上露出笑容,我也在心里乐开了花。

厦门有个蔡秉旋
        ——《蔡秉旋集邮文选》序言
郑启五
很多邮友通过蔡秉旋的文字,对台港澳邮票和邮品有了更多的认识;也很多人通过对台港澳邮票和邮品的整理与探究,熟悉了蔡秉旋这个名字。于是我出门参加邮事活动,常常会有人当面询问:“你们厦门有个蔡秉旋?”“是的,他是我的朋友”,我总是这么有点炫耀地做了回答。
那么蔡秉旋在厦门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富甲一方的港客,是游走两岸的台商,还是邮政部门的负责官员?他仿佛总能将台港澳的新邮旧票囊括于心,做权威发布,大报小刊,无所不在?其实蔡秉旋就是蔡秉旋,我们厦门市同安一中的普通职员,因为酷爱集邮,潜心台港澳邮票,几十年持之以恒孜孜不倦,撰写相关邮文,编组相关邮集,编辑相关邮刊,终于学富五车,百炼成钢,修炼成台港澳集邮的“活图典”,成为两岸三地,特别是金门厦门“两门”集邮交流的重要人士。
记得2015年,我们厦门集邮协会开始编写《邮说厦门》一书,对台部分非他莫属,他驾轻就熟,很快就整理出初稿,图文并茂,蔚为壮观,光是密集的大事记,每记都有邮品原件佐证呛声,为全书解决关键而敏感的部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显然得益于他几十年的孜孜不倦,岂止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蔡秉旋成长的路上也历经坎坷,特别是10年前他大病一场,岌岌可危,但他在家人无微不至的呵护下,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归来,抖抖颤颤回到他那五彩斑斓的邮票天地里。他的步履依旧有些艰难,但一步一步奋勇向前,仿佛是邮票给了他特殊的能量。
我以为,老蔡是把集邮的嗜好渐渐升华成一种信念,一种理想,一种生命的追寻,在他集邮文化封封片片的长卷里,我们分明觉得,台港澳是依偎在祖国母港的三艘邮轮,朵朵邮花蕴含着血溶于水的亲情,以小见大,那是中华文化华夏文明五千年的生生不息啊!
                  郑启五
               2017/12/7于厦门大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8-7-17 13:30 , Processed in 0.2230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