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楼主: 非常高兴

[邮海泛舟] 郑启五教授文选(连载)

  [复制链接]
游客  发表于 2018-9-6 14:29:10
厦大往事:今生今世,就爱公交

原创: 厦门郑启五

厦门创办特区之前,我们厦大校门口只有两路公交,就是从厦大到火车站的1路车和从厦大到轮渡的2路车,但这已经超过了厦门公交的半壁江山,那时厦门市区全部才3路公交而已,火车站就是市区的边缘了,而轮渡是厦门的海角。然而40年白驹过隙,仿佛一夜之间,两路公交居然变成了整整多达二十几路,光从厦大南校门站点始发的班车就有七、八路之多,而经停厦大白城等环岛路沿线多个校门还另有十几路,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多线路四通八达,直达岛外各区早不在话下,甚至一直开到漳州的角美!公交,公交,厦门百姓神行的脚,个个都是梁山好汉——神行太保戴宗,行踪很广的老汉我曾多次炫耀过:我们厦门大学是世界上公交车最发达的大学,它是厦门城市建设大发展生猛的写照!知福才能惜福哟,我的新厦门!

厦门公交基本具备了“方便、价廉、安全”以及基本舒适、车速不慢等都市交通的要素,65岁以上老人免费乘车也初显社会福利的端倪,也许当初有很多人对取消三轮车和严限摩托车有种种意见,但在如此便捷的公交网络中怨言渐渐减少……说句良心话,公交,公交,厦门老百姓随心所欲的脚,我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百足之虫——蜈蚣,前呼后拥着密集的脚,悄然神行在都市密如蛛网的线路上,放着如此顺溜划算的公交不好好享用,而花了自家好多万乃至几十万血汗钱买私车当“车奴”,堵来堵去害人又害己,踩错油门一失足千古恨,这又何苦呢?!

诚然公交眼下的问题层出不穷:小事故时有发生,讲粗话的司机时有所闻,一开口就“干”个不停,特别是几个堵点堵得乘客叫苦不迭,对此,市民抱怨,媒体批评,大小领导很生气。可有多少人静下心来,设身处地为我们疲惫不堪的司机们想一想,城市在大发展,司机的钞票没有相应的发展,过去是男司机女售票员搭配,工作不累,现在却是孤身一人,天天班班紧扣开到快吐血……又有多少人能客观公正全面地看待公交的问题:挖马路修地铁给公交司机平添多少艰难,行人乱冲乱穿吓出公交司机多少冷汗,多少小轿车新手在马路当中鹅步鸭行丑态百出;而使用假币假卡浑水摸鱼的小人荡来逛去,更有粗野的泼妇喝醉的酒徒车下乱叫车上乱骂……我们厦门的公交和公交的司机有多么地不容易啊,无论心境和路径有多么地拥堵,时时刻刻还必须在斑马线前演绎谦谦君子!

我们的社论中常常有一句不痛不痒的套话叫“前进中的问题”,其实用在厦门公交目前的状态最是切题,公交既然是百姓的脚,日夜兼行一路奔跑到如今,难免犯脚病,轻则感染“香港脚”,重则“静脉曲张”“小腿抽筋”,我们唯有对症下药,把“医脚”作为头等大事,该用什么药的就用什么药,该疏通的就疏通,该增加营养的就增加营养,该活血的就活血,该补贴就尽可能把人民币直补到一线司机的口袋里去,把纳税人的钱多用一些在纳税人的“脚”上,“脚好全身就好”,让这双百姓神行之“脚”更加活蹦乱跳,成为轻快奔跑在城市发展道路上永不止步的马拉松之脚!为此我建议我们有小轿车代步的各级官员以及形形色色的成功人士们每月至少一次享受一下“无车日”或“公交节”,和老百姓一起挤公交,体恤一下民情,让我们这个城市形成官员爱公交,公交爱市民的从上至下的绿色出行之风,并最终在岛内禁止私家车,实行全岛公交捷运化,永无交通之烦恼!
游客  发表于 2018-9-6 14:30:43
老母亲的中梅理发厅

原创: 厦门郑启五

 老厦门都知道,中山路当年最有名的理发厅叫“中梅”,它与“天仙旅行社”隔街相望,大人小孩耳熟能详。“中梅”的师傅理发手艺好,不论男师傅还是女师傅,不论老师傅还是新师傅,尽管顾客趋之若鹜,但国营的它总是收费适中……
  改革开放后,母亲重上讲台,她在消费上唯一的变化就是每两个月从厦大搭乘公交到“中梅”做一次头发,那时的2路车,从厦大门口起站,一直到中梅门口到站,堪称“理发专线”,方便极了。从白发几丝,到满头银发,她面对大学生和研究生们,总是打点得一丝不苟。
  母亲退休后,“中梅”也倒闭了,多少年的店面改换了门庭,但一位“中梅”的女师傅在离中山路不远的“定安横巷”开张了自家小理发店,打出的招牌是“原中梅理发师主理”,两个“理”字真韵味,母亲依然找上门去,招呼,微笑,问候,师傅和顾客之间,一切都那么默契自然……
  母亲病老,搬到了湖明路我哥哥家里居住,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行动极为困难,但依然每两个月到“定安横巷”做一次头发,我搀扶着她去,打的士去,打的士回,看着母亲那很享受的感觉,我打心眼里感恩这位师傅。
  母亲走了,不久前我经过“定安横巷”,情不自禁回眸张望,那理发小店已经不知所终,我茫然若失,只是那往昔老顾客与老师傅那淡淡而熟悉的温馨却宛若一缕线香萦绕在心头……
游客  发表于 2018-9-6 14:34:25
我心深处的“印尼情结”

原创: 厦门郑启五


厦门是一个与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关系密切的中国城市,我从小就会唱“美丽的国家是印度尼西亚,我们的总统是苏加诺阁下……”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苏加诺绝对是中国老百姓最熟悉的外国元首,彩色纪律片《刘少奇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家喻户晓;一批又一批旅居印尼的侨生来到厦门的集美侨校和厦门大学求学;在厦门的同安竹坝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安置印尼归侨的农场,至今竹坝流行的普通话里仍旧保留着浓浓的印尼口音;而那时在厦大学生宿舍的废纸篓里,不时可以发现侨生贴着苏加诺头像邮票的废信封,让我等小邮迷如获至宝。这套头像的普通邮票很有集头,虽然图案一样,但不同颜色不同面值,赤橙蓝绿青红紫,加之深色浅色,十几枚一套,大家或交换或攀比或炫耀,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当时印尼还有另一套普通邮票,展示的是野生动物,其中犀牛让人印象最深。为纪念1962年的雅加达亚运会,印尼发行了一套大型体育邮票,票面是普通邮票的两三倍大,我等小邮迷很难收集到,惟有望洋兴叹。时隔半个多世纪,2018亚运会又在印尼举办,于是我对《中国集邮报》多了一个心眼,可惜一期一期又一期,就是没有这届亚运会纪念邮票的消息,我觉得有些懊恼,更有些想不通,中央电视台天天大面积播发来自亚运会的镜头实况,而《中国集邮报》却没有亚运会邮事的蛛丝马迹?!

我知道我们的《中国集邮报》日理万机,我知道我偏激我无理,可谁让我是一个有着“印尼情结”的中国邮迷?!雅加达,雅加达,请直邮一套亚运会新邮到厦门,这届亚运会的开幕式让我重新认识你哟,热烈而激情的印度尼西亚,东道主的官员居然在如此场合脱稿致辞8分钟,这样的自信和洒脱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这才是本届亚运会一块最有分量的金牌!
游客  发表于 2018-9-6 14:36:14
厦大往事:魂牵梦萦的露天电影

原创: 厦门郑启五

    我就读厦大时的学生宿舍——囊萤楼是个看电影的风水宝地,正前方数百米处的海岸边,是海洋三所和解放军某连驻地,三不五时,总会有陆军或海军的电影队光临,我们每每晚餐之后,便要侧耳谛听,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男女同学就奔走相告,扛起椅子去抢占有利位置。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可说是中国电影史上最繁荣的岁月,被文革十年憋得透不过气来的观众如饥似渴地沉醉在看电影的春天里,一时间,复映的旧片、新拍的国产片、进口的外国片,片片都“热”!当时部队的露天银幕一挂,附近居民便蜂涌而至,将银幕和军人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有的老人和孩子索性坐到银幕背面,清晰度虽差一点,却乐得环境宽松。我们大学生则不得不站在椅子乃至椅背上“高瞻远瞩”。寒窗四年,大伙都因而练就了站功——“二脚禅”,一站数小时,腰不酸,腿不软,椅背上面不晃身!
  偶尔两个放映队同时光临,一左一右各撑一张银幕,相距不足百米,犹如两个电影频道,观众们各取所需。有回一边演《羊城暗哨》,一边放《海外赤子》,把我这个影迷忙得不亦乐乎,左右开弓于两个“频道”之间,真恨不能有分身之术。
  露天电影最大的优点乃场地空气清新,与大自然浑然一体,影片映到妙处,时常是海风阵阵伴着笑浪哗哗。有时风刮大了,银幕呈弧形,像鼓起的帆,又似哈哈镜,伟人凡人都变得异常滑稽,孩子们放肆地笑得前俯后仰。
   偶尔有油嘴人士现场插科打诨,话不多却令人印象深刻,朝鲜故事片《一个护士的故事》女主角胸部中弹,艰难地掏出一本染血 的证件,结果银幕下一声点评“留城证”,惹得半场的人哈哈大笑,完全颠覆了银幕上哭哭啼啼的悲伤气氛。当时是上山下乡运动的尾声,“留城证”何去何从地位尴尬。
  雨是露天电影的大敌,可两单位的露天电影一派军人气质,小雨仍照映不误;战士们穿着雨衣坐着小板凳阵容齐整,老百姓们自然而然在四周筑起“雨伞城”,一根伞下往往汇聚了五、六个脑袋瓜,认识的、不认识的、缩头绪脑的、伸长脖子的,大家一心电影,阵脚不乱。最有戏剧性的是一次放映《渡江侦察记》,银幕里出现了下大雨的场面,是时天亦下着小雨,一时间银幕里外大雨小雨“交织”在一起,观众当时的现场感真有几分直播的惊心动魄,雨是“友”是“敌”一言难尽!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发展,露天电影终于完全消失了,昔日千头攒动的放映场地,已经静寂无声。如今于无声处,魂牵梦萦,我仍深深地依恋往昔那种满怀的兴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电影记忆,尽管如此,我总是固执地认定,没有享受过露天电影的人生不是完美的人生!
(本文被收入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课本《基础写作》,感谢李景隆主编,顺告主编先生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请尊重原创,补发稿费!)
游客  发表于 2018-9-6 14:37:16
厦大往事:勤业楼的前世今生

原创: 厦门郑启五
  

   厦大的老建筑很多,厦大校园甚至被公认为是老建筑保护得最好的校园典范,且不说最早的群贤楼和滨海的建南礼堂等两套“一主四从”,也不说最具嘉庚特色的“芙蓉楼1-4”学生宿舍,单单国光楼1-3能保留下来就是一个奇迹,在寸土寸金的校园本部,它们低矮的红砖木梁风雨飘摇,房前屋后,老树新绿……

   不过厦大被拆去的老建筑也是很多的,比如全部的老食堂和猪圈,比如旧公厕与冲澡房,它们显然完全不适合社会的进程,它们倾斜的壁墙连同它们不良的气味都令人愉快而欣慰地消失了……
   
   改革开放后,厦大迎来了急速发展的机遇期,住房问题空前突出,拆旧建新在所难免,更是迫不及待,首当其冲的就是“勤业斋”,这是一个单层的单身教师简易宿舍,三两株木瓜树翠碧的伞叶仰天张开,三角梅依偎着小院落花岗岩白色的石条,门口还有一株奇异的油梨树,就景观而言,至今也算得上是优雅的小品。但它不是中国至少也是厦大历史上最窄仄的宿舍了,每间一床一桌就几乎塞满了空间,壁橱是书架,床底可安放皮箱和木箱。但也不乏那个年代的温馨,大清早可看见这些单身的男人蹲在门口刷牙,并相互点头问好……这些单身男士中出过两位鼎鼎大名的人物,一位是数学家陈景润,另一位是文革帮派“促联”的头目陈海和。

“勤业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被拆了,建起了“勤业楼”,由单层的十几间变成了六层的数百间,一时解决了大量教工的居住问题,但每间窄仄的格局依旧,洗手间和浴室都是公共的,厨房就在走廊上解决,所以有“集中营”的恶名。有一位后来官至正厅的老同学是这样回味“集中营”的居住生活的:“一家子都打地铺,半夜起床上厕所,先跨过母亲,再跨过保姆,小心再小心,还是踩了儿子的小手……”

  进入二十一世纪,“勤业楼”据说是获得了教育部“筒子楼改造”资金,内部进行了人性化的改建,尽管外观大致还是当年“集中营”的模样,但户户有了洗手间和小厨房,基本满足了单身户的生活需求。听说现在租金也不低,对不少人而言,还是一间难求的,因为地点太好,实在是中心得不能再中心了,那著名的“厦大勤业餐厅馒头”就在它的楼下,每天连呼吸里都有馒头免费的面香!

“勤业楼”升级之后若干年,“勤业餐厅”也随之获得升级,从原来的的娇小玲珑变成了庞然大物,俨然成了厦大餐饮新的集中营!

从“勤业斋”的陈景润到勤业餐厅的“白馒头”,再到升级扩建后的“勤业大食堂”25元的自助餐,三个关于“勤业”的关键词相隔了半个多世纪,这所大学沧海桑田, 漫天的凤凰花似乎遮掩了一切……

那遥远的“勤业斋”,那拥塞低矮的平房,那悄悄绽放的牵牛花,一盏昏黄的路灯几把卷曲的牙刷,以及那株奇异的油梨树,有些温馨似乎注定只能留在记忆里淡淡的光色里……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8-11-15 10:37 , Processed in 0.1037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